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第285章厂区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第285章厂区

    “好了先生们,如果问题不大,我想我们该出了。”少校走过来拍拍手说道,看样子比我们还着急。

    “怎么样?扛得住吗?”我走到前锋身前问道。

    “小意思,只是喝了几口水而已,不得不说这河水的味道挺甜的,你们也可以试试。”前锋抹了把头上的水渍,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刚才差点被淹死的不是他样。

    “你好像意犹未尽啊,要不要再下去玩玩?”我瞪了他眼,提起背囊跟上少校他们的队伍。

    “要是没有任务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再去洗个澡。”前锋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回头看了眼差点把他吞噬的黑洞,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想起刚才那幕,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戴好耳麦和头盔,前锋整理下自己的装备,然后快追了上来,这次由少校的人做尖兵,我们跟在后面,倒是轻松了许多。

    下午点,经过天夜的跟踪,穿越了近四十五公里的山地,终于到了黑色骷髅兵的驻地,这是处距离特拉维夫十公里左右的废弃厂房,左右两侧都是大山,正前方五百米外有条从特拉维夫通往加沙地带的公路。

    我直以为黑色骷髅兵的驻地会和那些被追杀的没处跑的恐怖分子样,像地老鼠似的躲在山洞里或者地窖里,像这样明目张胆的躲在特拉维夫郊区之外倒是出乎意料,附近有很多以色列军队巡逻,旦被现有大量外来武装人员驻扎,分分钟就会被炸成平地,也许他们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并没有军队注意他们。

    厂区里面荒草丛生,足有人多高,到处是枯枝败叶,前方的大铁门更是锈迹斑斑,中间断裂了好几处,破损的不成样子。

    两侧的墙壁都塌了半,上面像蜘蛛网样布满了裂缝,里面的厂房更是破败不堪,房顶上的荒草都有米多高,墙角阴暗的地方长满了青苔,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股霉的味道,大部分墙皮都已脱落,所有的窗口都没有玻璃遮挡,里面黑漆漆片,看起来就像鬼屋样阴森恐怖。

    我们队人趴在右侧四百米之外的山岗上观察厂房里的情况,根据少校的两名部下报告的情况看,剩下的十几名敌人包括那位长官在内都躲进了厂房,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个半小时。

    这个废弃厂房不是很大,几乎所有地方都在我们的监视之内,要出去只有门口条路,当然,不排除里面有暗道,这是恐怖分子常用的伎俩。

    不过没关系,暗道通常都是在危险的情况下逃生用的,我们并不打算攻击这些人,没有危险谁愿意趴在阴暗潮湿的地道里受那份洋罪呢,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等待x组织的人出现,黑色骷髅兵损失惨重,他们的长官定会有所动作。

    从中午直等到晚上,眼看着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夕阳挣扎在地平线的边缘释放着最后点光芒,最后也悄然退去,厂房里始终没有动静,中间有几个人钻出来巡视圈,然后又回到厂房里面,整整下午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这么久都没动静,不会出现意外吧?”恶狼拉开头顶的夜视仪,扭头看着我。

    “别急,好饭不怕晚,黑色骷髅兵吃了这么大亏不可能声不响的撤出战场,x组织想找到支愿意帮助他们的力量也不容易,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之间的合作不会就此终止。”

    我躺在山岗下面,靠在背囊上吃着从恐龙那里偷来的牛肉罐头,恢复长途行军消耗的体力,恐龙这货和泰坦个德行,无肉不欢啊,背囊里的口粮全是肉,我顺手就偷了两罐牛肉,到现在他都没现。

    “我还是对那批军火感兴趣!”海鸥凑过来,把我吃剩的半罐牛肉抢过去,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放心,等我们找到x组织的老窝,还怕找不到那批军火吗?”我拿过水壶仰头喝了口,然后递给海鸥,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渴。

    “但愿你是对的!”海鸥嘴里塞满了牛肉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很理解他们心里的急切,毕竟军火才是他们的任务,凭最13特种部队的本事,要毁掉那批军火轻而易举,但想据为己有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们需要帮助,而我们就是最好的盟友。

    吃饱喝足,我抱着狙击枪躺在背囊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恶狼和死神还有两名最13特战队员,四个人在外围警戒并监视厂区内的动静。

    夜渐渐深了,从特拉维夫到加沙的公路原本是很热闹的,可现在因为加沙地区的持续冲突,导致来往的车辆也少了许多,晚上八点之后四周基本是片死寂,公路上也看不到有车辆经过。

    特拉维夫在耶路撒冷的西北部,靠近地中海沿岸,加沙地区在西南部,同样靠近地中海,这两个地方相距不远,如果开车走前面那条公路,正常度行驶也不过个小时的路程。

    貌似这个地区就没有太远的地方,毕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加在起也不过屁大点地方,在世界地图上需要用放大镜才能找到他们的位置,所以在这里不管去哪儿,都不用为路途太远而愁。

    凌晨点,人的精力快要达到极限,这个时候最容易犯困,恶狼已经哈欠连天了,他从口袋了拿出颗提神糖果,放在嘴边试探了好几次,最后咬牙塞了进去。

    然后就看他表情慢慢皱在起,紧接着脸皮绷紧,面孔扭曲,眼泪哗哗往外流,仅有的点困意,顷刻间烟消云散,剩下的就是难以忍受的煎熬,那模样就像喝了泡完辣椒面的醋样,脸上的肌肉都在打颤,那种酸爽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描述。

    这东西我也吃过,就像生吞了管芥末,吃完之后感觉整个颅腔都通风了,吸口气,脑袋里就像刮了场台风,眼泪鼻涕止不住的往外流,别说睡觉,刺刀都不知道痛。

    边上的死神看到恶狼的囧样强忍住笑意,最13的特战队员更是脸好奇,看着恶狼把鼻涕把眼泪的,还以为他疯了,本来大家都有点困意,这么来都精神了。

    死神看他那副惨样实在觉得丢人,拿过水壶扔了过去,恶狼赶紧喝了口水把那恶心的味道和没有完全融化的糖果起咽了下去。

    就在这时,几百米外的公路上道强烈的车灯射了过来,死神把按住恶狼的脑袋,把头深深的埋在山岗下面,在这样的强光下,头顶的夜视仪,甚至是人类的眼睛,都有可能出现细微的反光,这个时候如果暴露,切计划都完了,这两天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