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五章 梨花易折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六十五章 梨花易折

    念君姑娘走上前去轻声开口:“我能买你碗馄饨吗?”

    买卖人似笑非笑:“我的馄饨很好的,想要买可不简单,必须答应我的要求才可以。”

    念君姑娘有些生气,心内道:只要是你的,便都归属于我,哪里想到你还要有要求。便是说道:“你尽管提提吧。”

    买卖人道:“天寒的时候你要添衣,下雨的时候记得打伞,日三餐都必不可少,你要按时辰休息,劳神的事情不要去想,每时每刻都要对自己宽容些,万万不要太皱了眉头,让伤心的神色出现在脸上。“

    话还未说完,念君便感觉心痛的不能自已,她把推开了买卖人,呼喊:“你的馄饨点也不好,我不要了,快走,快走……”

    她跑回了房间,重重的关上了两扇房门,再也寂静无人,边笑着,边流眼泪。

    买卖人要走了,虽然即使看她的容颜千遍也还是不够,但他又能说些什么呢?万万不可怨天尤人,既然我们已经相遇,那这世界待自己便算不薄,明日会是如何?且让我微笑着在这辉煌城中度过。

    买卖人赚了几个辛苦钱,现在自然要犒劳下自己,他也爱饮酒,因为酒中有快乐,也有忧愁,在酒里他能看到自己所有的心事,至于醉方休,那时当真是有另眼看世界之感,岂不快哉!

    没有酒友未免不能尽情,但他还是有着自己的朋友的,君颜剑片刻也不曾和自己相离,手抚摸着它,轻轻的笑。

    不错,君颜剑实在是自己的好朋友,抚摸着它冰凉的剑身,他有些思念个长者了,是杀圣。

    杀圣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毕竟他老人家可是圣人啊,想到了杀圣留下的传承,饮酒者瞬时间,从酒入心田的得意欢快便是进入了段无法阻挡的沉郁恍惚之中。

    今天的酒已经不少了,旁边的无关看客不断眼带惊骇莫名的神色看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桌上早已纵与横摆满了酒坛子,起初不过是说稍微润润嗓子,尽尽兴便是罢了,也想不到在半途之中,酒中滋味与自己的心事暗合,这喝便是再也不能罢手。

    眼带迷茫,手不断的摸索着。

    找不到了,下酒的盘花生米再也找不到了,有酒无菜这也扫兴的很哪。

    不得已,饮酒者便是做决定。数数自己的心中所想,以心事来下酒这不是雅的很吗?而且其中颇有酸甜苦辣,滋味必定奇妙的紧啊。

    此时此刻心中有人、事、句话让自己想念的很与万万放心不下。

    人,是念君姑娘。想来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弱点的了,但只要是与她相关的事便都是急切悬在心里,难上难下。但终究都是带有莫名的甜意,这是值得喝杯的。

    事,是君颜剑最近又开口了,它有时在手中颤抖,耳中隐约听得万千的狼吟与虎啸之声,这让自己好奇的很,君颜剑是拥有灵性的,在于它,定不会有那无缘故的事情。左思右想之后,大约还是和妖魔相关。天地间有正有邪,彼此必定会有所感应,这可就是件大麻烦的事了。自己要切记寻条解决之道。只是可就太难了,唯就是去寻找高好逑,可是他能容自己说话吗?在他的心里自己或许是死好过于生吧。忧愁烦闷之极,也值得喝上杯。

    句话,在饮酒者的心里,他看楼下来来往往的人能够说得清楚:“你为什么走的这样快,这样急,可是有什么难事吗?”

    饮酒者深处孤单、了无依靠之境,安全暂且放在别处,他深刻的愿意为身边的每个人甚至每件事而忧心。

    饮酒者现在当是十分之痛苦的,但若是杀圣知晓所有,定是会很快乐,因为他终于后继有人了,辉煌城也终于迎来新代的守护者。

    世界需要些莫名的人,莫名的时候,莫名的伤心。

    饮酒者看着楼外的株梨花,它竟然开的这样灿烂,雪白的颜色让人为之动容,恋恋的望着它,饮酒者轻轻吐出胸中的口浊气,自然而然为梨花而感叹:“好,开得好,开得好……”

    株花是个故事,隔日便又有了另外的个故事。

    欲幻宗临时寻了处开阔之地搭就了房舍,这下总是有了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景致不算,最重要的是地形呈中间凹起,天然的易守难攻,更视野很好,便于发现敌人。

    如此的万无失,欲幻宗众人才稍稍放了心。

    宗门主事者正在房中小酌,天时,地利,人和,无不给他以信心,每每想到高好逑吃瘪的样子,便是感觉浑身上下真是有百处舒心。

    赵不离是死了,但毫无疑问这不可惜,借助了这东风,现在反栾天宗的势力在辉煌城已经呈现星火燎原之势。栾天宗本是强盛之极,但现在却落入了网中,要做的就剩下了如凌迟之行的手段,把他的势力片片的割下来而已。

    刚有人报,门外有三三两两陌生的面孔不断徘徊,警卫恐有不测,询问:“要不要予以驱逐。”

    主事者毫不在意,道:“加派人手,我只想看到辛畅小子的尸体,另外我昨日夜观天象,发现辉煌城东方有妖邪之气,去,无论城东的酒楼、饭馆、茶肆、赌坊,统统砸掉,满百家再回来见我。”

    不管之前的驻地是谁烧的,但总算给自己提了个醒,要以乱制乱,辉煌城需要个真实的声音。他举起了酒杯,凭空之处敬了杯酒,而那里是历情宗的方向。

    远远地来了个举止懒散的老头,好半天才挪动几步,只是他脚点地,恍惚之间便是迈了好远。眯缝眼,眼中有霞光道,他好像对黄色情有独钟,衣饰穿着从头到脚便只这样颜色。

    欲幻宗门前,三三两两的人给他让开了路。看也不看他们眼,老头却对脚下的什么东西似乎很感兴趣,他不断地观望着。

    旁边的人也只好紧随他的动,各各心中无不猜疑:他老人家在找些什么东西。

    如果身边的人中有老者看上眼的,他定会之前悄悄地与他耳语,告诉他:“大家起来找茬。”

    老者叹息,三遍之后,终于从地上拾取物,是条渐枯的树枝,上面有两朵萎缩的花瓣。颤巍巍的拿起来,老者郑重之极。

    花在掌中,老者满脸好是怜惜神色,抬手送花到欲幻宗门人眼前,说道:“开的好好地,怎么就坏了。”

    门人满脸迷茫,紧接着有了回味,做恐吓状:“好的坏的与爷什么相干。“

    老者满脸狐疑:“你竟然也不知道吗?”

    门人张大嘴巴,表示惊奇神色:“老头,你要死。”

    老者不开心:“我只想要个说法。”

    门人:“是我弄坏的,你能怎地?”

    老者拳头飞舞,再看时门人竟然趴在了地上,面目全非也于万事不知了。

    老者腔悲愤:“我就知道,就知道是你弄坏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