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无题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六十三章 无题

    远在万里之外的鲁卿散人闲淡中突然感觉心头震,他乍然间抬起头来,望着辉煌城的方向,以手指之大骂道:“高好逑,你终究把栾天宗又推近了火坑步。”

    他摇摇头似叹似恨,也还是无可奈何。好在日后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但愿高好逑能够把持得住吧。其后,鲁卿散人转头慢行,向山高洞府处轻轻步走。

    只因鲁卿散人深知世事无常,于万事都看做可有可无,历来不强求,更不在意,因此做事莫不是不着痕迹,但他自然是高屋建瓴,举止处都能让世人仰视。高好逑看得浅做错了也不用去怪他。

    但在摸鱼儿这里就是另番情景了。他深以为好逑师叔背叛了自己,把情义视为了不值钱的东西,欲幻宗再是可恶,其让人激愤处也不及高好逑这样自毁长城。日后要辉煌城,要全天下的人怎么看待我们,难道栾天宗内的人都是些畏强畏暴,碌碌无为的酒囊饭袋吗?

    摸鱼儿也曾劝过自己,是不是好逑师叔有着什么难言的苦衷,但在他看来抛弃朋友,追逐利益实在是令人可耻的行径,现在最想做的不外乎是和欲幻宗的人大战上三百场,也让他们知道到底山有多高,海有多深以及这才是真正的栾天宗。想到或许现在敌人正在暗地里,无人处偷偷的乐甚,摸鱼儿便愤怒的有些发狂。

    最后高好逑还是来看摸鱼儿了,隔着窗户,两个人个看天,个看地,高好逑道:“我想要牺牲辛畅叔侄,你以为怎么样。”

    摸鱼儿道:“现在是在悬崖边,勒马回头,好逑叔,这终究是来得及的呀。”高好逑道:“现在的辉煌城可以没有辛畅、辛断谋,但必须要有欲幻宗他们。”

    摸鱼儿道:“我现在只后悔件事。”高好逑道:“什么事你就说,我自当为你补救。”摸鱼儿道:“既然我杀了赵不离,为什么没有取唐申的性命,竟然留到他最后指证于我。”

    高好逑道:“若是你杀的,你早就承认了,还用等到现在吗?从此之后,忘了你的朋友辛畅吧。“摸鱼儿看到高好逑转头越行越远,喊道:”我必杀唐申,为辛畅报仇。“

    高好逑暗道:事后,自然可以让你为所欲为,而我誓再不出宗门步。

    摸鱼儿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让自己安下心来,因为他的朋友辛畅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危险。他现在最为怀念的当然是鲁卿散人,若是他在那切事情定然都可以迎刃而解,他的臂膀可以为宗门的人遮住切。

    怀念他无时无刻不沉静的笑,摸鱼儿委屈的想要留下眼泪。

    因为这切将要发生的事,若是辛畅有了危险,那么最为重要的,我该如何去向念君姑娘说明呢?她虽然不会指责我,但她只要低着头儿不说话,那便是对自己对栾天宗最大的轻视了。

    摸鱼儿最怕之后会在任何处,见到她。

    而就在摸鱼儿伤心莫名的时候,个人轻轻的从远方来了,而她也正是念君姑娘。这么多时候没有辛畅的消息,她怎么能够安定下来呢,第时间当然是要来到栾天宗了。

    高好逑没有阻拦她,并加以说明了切。因为他们的每个人都要适应辛畅不在的时候如何生活,如果要哭泣,那么也许现在就正是时候,让他们彼此更加残忍的面对,或许能够更早的清醒明白过来。

    念君姑娘道:“你的师叔说你们杀了人了,他要我跟你们告别,这是真的吗?”摸鱼儿的眼睛不知落在了何处:“对啊,你快离开辉煌城吧,我想离开还不能够,但愿辛畅是安全的,或许我们之后还能在其他的地方相见。”

    念君姑娘道:“他不知是死是活,我要在这里等他。”摸鱼儿急了眼:“你会后悔的,会看见他倒在血泊里。”

    念君姑娘道:“我要回好大个家了,也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家,和我应该待得地方。

    辉煌城中大街小巷无缘故多了个榜单,上面有辛畅的画像,以及点名了辛畅的罪名,罪至于死。

    有人害怕,是王更行兄弟,在他们看来辛畅那样个很好地人怎么能够死呢,留下恶人逍遥于世,辉煌城明日怕是会飞雪的吧,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让人胆寒的吗?

    有人惋惜,是辛畅的粉丝,他的面容早就被些有心人所记忆,他登上了楼上楼,并为之改名好大个家。他还在言字楼中宿住了宿,让无数的儒人雅士所敬仰,这样个年轻的新星怎能就此沉寂呢?

    有人愤恨,是整日里与烟火打交道的厨子、小二,还有街头巷尾天天高喝要不要的小摊小贩们。辛畅曾经在论道会上做了道美味的菜,名为山外青山。他们都知道,辛畅不光是个修士,他还对普通人的日三餐很有心得体会,他犯了什么大错?

    第二日满城里张贴的抓捕辛畅的榜单莫名的消失了。

    第三日辉煌城物价飞涨了,商人不好好做买卖,还嫌买家长得难看了,酒楼食肆早上不做男人生意,中午不做女人生意,菜还不放盐了,大街上不断有人不着衣物做疯狂的奔跑,问之则答君不见我现在乃是清清白白的,我实在是最美的人呐。

    第四日欲幻宗的驻所竟然被烧了,数百门人带着敌视的眼睛看来来往往的每个人,却还是不发言,更不敢上前动手,因为敌人到底是谁他们现在还搞不清楚。

    会是高好逑吗?他面对欲幻宗的若干提议不置可否,方面却鼓动满辉煌城的人和欲幻宗去对,但门人们从上到下并无人敢去对高好逑有所质疑,因为人莫不是有底线,急疯了的高好逑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

    但如果不是他,那就是更为可怕的事情了,这表明辉煌城还有门人们所不知道的第三方势力,并且只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敌非友,这是众人更加不愿去想象的结果。

    欲幻宗现在的态度是分敬份怕,而往日第决定整个辉煌城风闻的高好逑则还是继续呆在守备府里,他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他所确定的是他现在不能再做以前的那个高好逑了。

    句话分明可以说明高好逑的所想: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再也确切不过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