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一章 逃亡续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六十一章 逃亡续

    埋伏辛畅的却实是赵不离所处的裕幻宗,并且他们也做了许多的准备,却恰逢辛畅的修为大增,本来裕幻宗的人对除掉辛畅有十分把握,阵奔跑之后便只剩下七分,而现在却只有五分的把握了,所依仗的无非就是人多而已。

    他们的眼睛似乎放着红光,牢牢地盯着辛畅,怕的就是他再次从众人的眼皮下逃走,丢了裕幻宗的脸面不说,回去之后还定是要受到宗门的惩罚,因此辛畅在他们的眼中不光是仇敌,还是势在必得的猎物。

    凶狠的狼在抓捕猎物的时候可以死,可以受伤,但狼吃肉这是天性。

    而在辛畅的眼睛里,却是他们乃是鱼肉,而自己方才为刀俎,自己需要的只是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罢了,因为现在摸鱼儿竟然没有和自己站在起这就很反常。

    按理说摸鱼儿应该对敌人更加有警觉才是,可是现在的他好像莫名的失踪了,从言字楼出来之后,自己就没有见过他,辛畅知道摸鱼儿是个可以患难与共的人,他现在必定是被什么所耽搁住了,他必定有着难言的苦衷。

    而且,二叔竟然也没有反应,他是和高好逑在处的,也应该先得到消息才对。

    到这里,辛畅才得到个结论:形势难人,明天定更危险。

    裕幻宗的人不断上蹿下跳,剑在前后左右挥舞,看来他们是想先耗尽辛畅的体力,然后再行图谋。

    辛畅不愿意再等,下刻敌人的剑攻了上来,君颜剑附上了层金色的光芒,辛畅挥剑之后,敌人的兵刃尽皆断了两截,剑再次横在了个人的脖颈之上。

    好巧不巧,辛畅仔细看,竟然还是那个人,辛畅看着他不说话。

    左右敌人尽皆后退数步,有人质在辛畅的手中,更重要的是众人的剑已全部都坏,便也只好都不动,静静的看着辛畅,猜测他下步会怎么走。

    其人在辛畅手中,剑就在颈上,身不能动,但却不妨碍说话。

    他轻声呼唤:“救命,救命,杀人了……”

    辛畅就更加说不出话了,强忍住打晕他的冲动,开口向其他人问道:“你们是裕幻宗的人吧,赵不离可还好不好?”

    众人本来还是被挟制之后犹豫不定的神情,听到这竟然大怒起来,为首人开口说道:“赵老二,咱裕幻宗没有怕过谁,今天就只有委屈你了。”

    赵老二惊恐:“大哥,咱们是结拜兄弟,你知道我家中还有八口要我养活啊。”

    其人更不答言,从怀中掏出了物,是张符纸。

    赵老二惊恐万分,他恨自以为最亲近的人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背叛了自己,人生之事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显荒凉,誓说块生起死,豪情与壮语也不过这般容易辜负。他也怨自己的修为如此脆弱,竟然先后两次落于敌人手中,从此以后也没有自己后悔的机会了。

    赵老二看着眼前的大哥,屈辱的眼泪流出来:“大哥心甘情愿背弃誓言吗?”

    其人手控符纸不停,字句说道:“这样的形势,哥哥没有第二个选择了,你不死那大家统统都得玩完,你死了我们才有生的机会啊,宗门之意毕竟不可违抗。”

    赵老二语声沙哑:“哥哥莫要忘了我的身后事,老母家人就要你照顾了。”此后,赵老二便是闭上了眼睛。

    辛畅竟然有耐心听他们说了这样多的话,原因就是他还没有理清楚事情的脉络,也不知道念君姑娘现在是否安全,这切都要从他们的口中知晓,其次辛畅此时万万不愿伤人性命。

    符纸在其人的手中有了变化,赫然有了自己的形状,辛畅仔细观察发现它正是像只浴火的凤凰,现在所差的就是嗷亮的声啼了。

    符纸名为三羽凤,裕幻宗毕竟也是大门大派,无数年的传承委实积累了不少的宝物,这三羽凤就是种,只不过它制法极其困难,且是次性的物品,也就更显珍贵。三羽凤制成后是团可以焚烧万物的极致火焰,封存在符纸之中,现在竟然拿来对付辛畅,可见得裕幻宗是要辛畅必死了。

    辛畅并没有逃,是因为他没有离开的理由,这是没来由的股自信,真正的修士看轻世间切,又怎会害怕团火焰,且辛畅怕的是心中的情意无可安放,怕的是杀圣的传承无法继续,于自己面临的危险,反而是视之等闲了。

    凤凰围绕其人身周转了三圈,声鸣之后便是向辛畅飞了过来。辛畅竟然靠前,君颜剑挥舞,生波剑气,而剑气中有水成波浪,两两相碰,君颜剑也非平凡之物,但只使得凤凰小了圈而已。

    辛畅反乐,由此看来,君颜剑还是能够压制它的。剑就在身前挥舞,剑气层层布防,凤凰便是近不了辛畅丈之内。赵老二在辛畅怀中早就吓得晕了过去,而其他的人却是好整以暇的看着辛畅与凤凰相敌。在他们看来,凤凰万万是不会输的。

    凤凰已失其形,现在就是团圆圆的火焰,辛畅却感觉热浪步步紧逼,有些承受不住了。

    现在辛畅更是逃脱不得,若是要逃那无疑是把后背露给了火焰,怕是它马上就会冲过来要了辛畅的性命。这就是相持了,发明三羽凤符纸的人且早就考虑好了这点,因此火焰最强的就是耐力。它的爆发情况取决于凤凰的品质,跟制者修为相关,而这只火焰是为青色,已经是中上了。

    辛畅的元力也算是充足,但必会先凤凰用尽。

    辛畅已经想了十几种办法,凤凰好像保留制者的丝智慧,始终不愿与他相离。更无奈火焰只要靠近自己就告功成,这法就难住了辛畅。好在君颜剑起了大用,若是普通的剑器辛畅早就不幸了。

    周围的东西在阻挡火焰之后全然化了虚无,辛畅不免感叹若是用它来整治环境卫生那就无往而不利了,奈何它好像只对人的血肉有兴趣。

    辛畅低头,发现怀中还有人,就是赵老二,自己激斗这些时间倒是把他给忘记了。辛畅想到:奈何不能和念君姑娘同赴死,又庆幸她没有和自己在起,这个世上没了我辛畅,好在还有个她。

    汗水点滴,落在身前,怀中的赵老二又醒,辛畅下犹豫,紧接着抛出了赵老二,其还手脚无力,四仰八叉的便摔在了空地上。

    今夜没有比赵老二更为幸运的人了,两番落在辛畅的手中,天不弃他,竟然还是无恙。

    赵老二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就跪在地上动不动,面朝辛畅的方向。看着他,终究,裕幻宗是可以抛弃的,不是吗?

    无可奈何中,辛畅发觉手中无缘故的多了物,骤然警醒,它也曾助自己摆脱困境的,左手元力加持其上,辛畅身前道金光耀眼,金光中斑斑成字:天子之玺。

    君颜剑不动,辛畅的元力这时候有了变化,淡淡的全是精彩的金色,化了辛畅想要的模样,面盾牌。火焰附着其上,下刻便骤然相离,更快的速度冲向了裕幻宗众人。

    敌人彼此相近,还在抱成团,看辛畅狼狈的样子。只有赵老二口中所称大哥事先步,到了赵老二的身边,犹犹豫豫的看着他。

    团青光过处,众人便是不见了踪影,满世界都化了静悄悄的。

    辛畅到赵老二身前,只见两人个跪着,个又是瘫坐在地上,几次要站起来,无奈身体不受控制,半截剑又掉在地上,嘴张合着不知要说些什么。

    赵老二开口:“恩人不妨快快离开辉煌城,你既然杀了赵不离怎的还不有所警戒,栾天宗不会帮你的,他们也自身难保了。”

    辛畅诧异,并无人杀赵不离啊,不是我,不是摸鱼儿,也不会是李京师,他死的可是太奇怪了。辛畅道:“你们可曾为难楼上楼的人?”

    赵老二道:“并没有,方面裕幻宗不想打草惊蛇,另方面他们不会多杀局外的人,现在他们占据道义面,裹同其他门派给栾天宗施加压力。”

    辛畅久久不语,现在的他确实是从未如此的孤单力薄过。他放走了赵老二两个人,他们互相扶持着如此的消失在街角里,从此辉煌城的局势中也再未见过这两个人。

    至于他们还能不能像当初样亲近,言语致那就任谁也不知道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