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七章 他有话要说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五十七章 他有话要说

    辛畅进了正门,先在那影壁墙站了会,他是由衷的好奇的,左右不过是平凡至极的幅画,但在他看起来,那朵牡丹毕竟还是不样,它有种孤傲于世的感觉,好像要破壁而出,旁边的花虽然也很是鲜艳,但有牡丹富贵繁荣睥睨天下在前,毕竟显得萎靡不振。

    牡丹可谓有姿有色,但辛畅有种错觉,它好似还有话要说,只是它既然已经位在百花之上,那还有什么烦恼呢?这是辛畅所不能理解的。就好像当日样,辛畅又有了丝讨厌嫌弃的感觉。

    有人引领辛畅在前,看到他在赏画,也只好定步不前。这幅影壁是有来头的,寻常人看得时半刻便会头晕目眩,慢慢沉浸其中,为牡丹气势所摄,或会惊惧而死,因此这人不敢观看。

    他没有提醒辛畅,自己只是照着楼主的吩咐做事,其他人的生死于己无干。亦且能来言字楼的人,都不是平凡之士,万惹恼了他们,自己也是吃罪不起。

    辛畅既然感觉这画有令人烦恼之处,自然不愿意再去看它。抬起脚来就要走,却闻得人声:“这是多好的幅画啊,朋友不妨多看看。“

    辛畅看到说话之人是个中年男子,脸奇长,似马,更有男子皮肤太白,本不该是人应有的颜色。虽然这人长相奇异,但辛畅更对他所说的话十分不解,道:“这画怎地便很好了?修士既然这样说必定是看透其中的玄机了?”

    这人闻次,先不说话,仰天大笑了几声,道:“我自然知道,只是恨从来没有第二个人知晓,你若有意,我自愿跟你讲解番。”

    辛畅正惊奇摸鱼儿为什么还不进来,这不正是他孜孜以求的地方吗?但既然有人相邀,只好先舍弃了摸鱼儿了。

    辛畅与人坐于大堂。刚入座便有女子奉茶,辛畅点头示意,道:“谢谢姐姐。”

    其人冷笑。辛畅惊问:“修士为何发笑,可是对小子不满?”其人道:“你也是快人快语,但与人相交却有大不敬之处。”

    辛畅道:“我哪里不好了?请修士指示出来,有,我定然肯改。”

    修士道:“那女子只是下下中人,是我邀你品茗叙,自咱二人进来,你还没有谢过我,怎地先谢她。”辛畅以为这人说的不错,道:“那谢谢您了。”

    其人点点头,面色才有些释然了。辛畅也感觉好笑:怎地他竟这样古板,不通人情世故。

    修士先喝茶,喝过之后,终于抬起了头。接着打量辛畅道:“花可比人,你再想那画可有什么不同?”

    辛畅以为不然,道:“世间的花大抵都是红白二色,不同之处寥寥,人则因性格千奇百样,而各有千秋,怎么好比?”

    修士听次话竟然惊,这正是应了自己的心事。花再怎么不同,毕竟还是花而已,人有上中下之分,这其中的差距可是有如天地啊,仅仅朵牡丹,怎可表明自己的心迹呢。

    历来余人都是惯于奉承自己,顺着自己的心意行事,可曾说出这样的好话。这样来修士便淡了以花自比的心了。

    于是,修士更是视辛畅为知己。

    抚掌之后,修士道:“你所说不错,我很是喜欢,你可有相求处?我愿意满足与你。”

    辛畅便知这修士很是自命不凡,这句话其实曾经有人问过自己的,是杀圣。辛畅暗道:你再怎么了不起,能跟他老人家比肩吗?

    辛畅道:“我从不求人,既然你我相谈甚欢,那这样很好,咱们可以做朋友啊。”

    修士道:“称我心意,有功必赏。”

    下刻辛畅便感觉自己已经不在言字楼了。左右不是花便是草,身处处自然之境。辛畅心下佩服,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可见比二叔是厉害多了。

    修士道:“尽力与我战,可受益良多。”

    到这里,辛畅也有好胜之心。便道:“我可要来了。”

    辛畅举剑,剑凉如水。远处有幻影,辛畅步法妖异,化两人,剑上下同时攻向其人。真假,要让修士不明所以,摸不到自己的来路。

    修士欣喜,捻草为剑,却是不管不顾,击向了左边的辛畅。劲风袭来,辛畅便知不敌,幻影立时消失,无影无踪。此时须用全力克敌,辛畅也不能心二用了。

    敌的剑气尖锐,鼓气袭来,辛畅本当变招,但既然剑已出,怎能轻易回头。君颜剑颤动,辛畅决定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两两相击,辛畅后退。君颜剑身金光闪过,再回头看,修士手中细草竟然无损。

    修士大耗元力,不由道出声:“好剑。”辛畅自惭难过,占了这样大的便宜,竟然还是不胜。

    君颜剑剑影化为千百,瞬时袭向修士。修士淡然笑,捻草起舞,几十上百击,修士始终面不变色。

    辛畅面临选择。修士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面对危险,或后退暂避锋芒,或骤然爆发,以攻代守。

    辛畅选择了后者,周围股怨力无故而生。辛畅亦随之挥剑起舞。修士感到不适,有心魔自生,动慢了三成。辛畅学习修士的舞步,只是有形没有意,即使如此,辛畅依然比修士多出了五剑。学而后用,还施彼身,这五剑耗了辛畅大半的气力。

    剑气加身实在是出修士的意料之外,心下感叹剑虽好剑,不及人的十分之。

    对于修士依然无伤,辛畅倒也不再十分惊奇了,毕竟两人修为想去太远。收剑,辛畅又新学了招,不免洋洋得意,修士、辛畅同乐,彼此都有所得。

    修士道:“你不是凡人,不可使自己屈居人下,我欲与你结伴同游,去寻大道,你看可好?”

    辛畅道:“我有家人在此,不敢轻易许身。”修士大叹:“世间不随心意者何其太多,跳脱其中才能证道,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改变想法。”

    辛畅只是摇头,修士只好退步,道:“辉煌城危险的很,你最好能够远离它。”

    辛畅不懂修士说的话,道:“这正是修道者的本分,理应去保方平安。”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