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六章 接触言字楼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五十六章 接触言字楼

    辛畅还是放过了赵不离,虽然三人从此之后多了裕幻宗这样个强敌,但他不曾后悔过,现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真正的凶手。也不知他们隐藏在何处,但无论天涯海角,自己都要找到他们。

    在好大个家中,摸鱼儿还是乐观,道:“没关系,他们不会永远的躲藏在黑暗中,现在最要紧的是我们要提早防备,现在的辉煌城风雨欲来,每时每刻都有数不清的危险,我们要加强修为,以应不测。”

    李京师现在的想法,决不让真正的仇人逍遥法外,于是李京师决定闭关专心研习剑法,等到自己再出关之时,剑上定要有血,自己要杀尽天下切的恶人,才出得了我心中的怨气。

    李京师不知道的是,他已经走在了杀圣原先选择的道路上:以杀证道,不负己心。

    随着李京师的入关,而摸鱼儿总是在处地方待不了太长的时间,也自行回栾天宗了。又是剩下了辛畅和念君姑娘,他们现在不想做太多的事情,只是愿意静静的坐会,毕竟现在门外还是片蓝天,世界还很温暖,要知道,在这样好的时节,在静默中也足以让他们俩的感情逐渐升温了。

    摸鱼儿回到栾天宗还是有自己的事情的,他为这件事已经准备了好久了。

    他在模仿高好逑的笔迹,为的是能给言字楼的人写上封热情的信,高好逑在辉煌城中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别的不用说,能让自己在言字楼住上几天,叮嘱他们好好照顾自己就够了。

    摸鱼儿也不知道言字楼需要什么宝贝,怎样他们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只好写道:言字楼的姐姐们,我是大名鼎鼎的高好逑,也不想要什么东西,只是让我的侄儿在你们那呆上段时日,只要你们答应,那条件随便提就好了,我没说的,肯定能够办得到。

    写完后,摸鱼儿看了遍,不由感叹:哎呀,好逑叔的口气真可不小啊。

    三天里,摸鱼儿左等右等,自己房间中朋友们送的礼物数了不知多少遍,共是三百二十五件,左摸摸,又摸摸,聊以消遣,终于是等到了回信了。

    信上简洁的出乎摸鱼儿的意料,张大白纸,个好字,摸鱼儿开心的不能自已,这回可是能够开眼界了。

    但他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左思右想原来这几日辛畅不在自己的身边,都有些不大习惯了,暗自嘀咕:我现在怎么和念君姑娘差不多了,总是希望身边有个辛畅呢,这可太奇怪了。

    又想想,肯定是我俩太过相像的缘故,有时真是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可是既然我俩长得很像,那念君姑娘为什么不愿意多看我眼呢?

    摇了摇头,摸鱼儿清醒了些,自己最近实在是太过多愁善感了,这样心思细腻的个男子,想必很多有情的少女会为自己而沉沦吧。

    好长的段路,摸鱼儿终于走到了好大个家的门前,没有其他的原因,他只是想证明路上的姑娘是不是都在暗中观察着自己,不免也要细细的留意,因此耽搁了些时间。

    摸鱼儿进入其内左找右找都没有发现辛畅和念君姑娘的踪影,于是变得很是失落,想不到自己事事都想着辛畅,而他却不那么在意自己。

    辛畅和君颜姑娘此刻正在大街上,既然喜欢她,那当然要让她过得好了,辛畅心中有计划,今天逛街,明天自然去玩水,后日便是游山,再然后不妨深入草头平原,在辽阔的天空中嘻嘻玩耍,她的笑声本来就该遍布在这世界的每处地方。

    至于摸鱼儿,辛畅觉得他肯定能照顾好自己,如若不然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会长得那么大。

    辛畅在挠头,其实君颜姑娘外表也没有那么开心,起码她没有笑出声来。但熟悉君颜姑娘的人能够看的出来她的嘴角始终微微的上扬着,不容易被人发觉,这已经是她最为开心的表现了。

    他们的手始终是拉在起的,这对璧人就这样始终毫不起眼的存在于大街的每个角落。

    摸鱼儿登上了好大个家的顶楼,小阁上临风而望,终于发现了他俩的身影。摸鱼儿很是着急,因为天色已经不早了,时间有些不够用啊,没办法又到了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摸鱼儿就出现在了辛畅的身前,他的眼角有滴泪,道:“辛畅……呜……好逑师叔这几天身体不好了,他说非常想见你面,叮嘱你些事情,咱们快些去,好吧?呜……”

    辛畅也着了急,却没有想到摸鱼儿是骗了自己,他首先想到的是:高好逑对自己不薄。

    因此马上答应了摸鱼儿的请求,只能先随便的和念君姑娘挥挥手了,毕竟如果拥抱的话,自己会很感动而舍不得离开她的。

    念君姑娘当然对辛畅很包容,也是无奈,只好自己个人先回好大个家了。

    辛畅和摸鱼儿离开后,岂不知他根本就不走回栾天宗的方向,辛畅心中惊奇,但还是没有问出来。

    终于到了言字楼附近,摸鱼儿扭头对辛畅报以展颜笑,辛畅才明白他欺骗了自己。刚要打算离开,只听摸鱼儿道:“难道你不想要醉相思了吗?”

    辛畅才是回过头来,也只好点了点头。

    摸鱼儿却说:“咱们先等等为好。”辛畅道:“这是为何?”

    摸鱼儿道:“进去的晚,出来的也才能晚啊,你还不知道吧?无论男女,从来就没有人能在言字楼中度过个夜晚,今天咱们就要打破这个常规,听起来是不是很兴奋啊?”

    辛畅却说:“那不行,念君姑娘还没吃饭呢。”这句话说完,顿时惹恼了摸鱼儿,只见他气呼呼的回头,无论辛畅怎么叫,都是不再搭理了。

    辛畅只好什么都不说,以顺摸鱼儿的意。

    华灯初上,摸鱼儿大摇大摆来到了言字楼的门口,但却被其侍从拦了下来。摸鱼儿笑,取出了言字楼给自己的回信,侍从看过之后,顿时变得和善了许多。

    摸鱼儿心中大喜。

    侍从道:“谁是辛畅大人,我们楼主等您很久了。”辛畅只好出来答应。侍从马上把辛畅迎了进去。

    摸鱼儿也要随之入内,岂不知那侍从又把自己拦了下来。摸鱼儿大怒:“信不是给你了吗?怎么还不让进。”

    侍从道:“那是我们楼主钦仰辛畅大人,才做的回信,你又是谁?”摸鱼儿没脾气,道:“我你都不认识?我是摸鱼儿啊。”

    侍从道:“不认识,我只知道辛畅大人的名字,想前日,其登高而唱曲两只老虎,辉煌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恨我今天才算是细细的看了回他的真正容颜。”

    摸鱼儿大哭:定是这言字楼的楼主爱好音律,早知道,我当时也随便来上曲就好了,我好后悔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