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你38章 就是你了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你38章 就是你了

    “就是你了!”

    闫妮听着王戏开心得说着这句话,柳眉倒竖,脸懵逼,什么就是你了,莫名其妙嘛!

    她回头看了看众位模特的表情,少数失望得垂头丧气,更多得是怨恨嫉妒。

    个刚来次的新人就可以走那么大牌的时装秀,这让她们这些浪费了年两年,甚至更多时间的人情何以堪。

    更何况,她们付出的不只是青春。

    闫妮微微皱眉,对上了艳儿妒恨的眼神,她虽然看不懂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但是她已经感受到了浑身包裹的,如同冰窟的敌意。

    王戏眼睛没有瞎,当然也看到了场内气氛的尴尬,三个女人就是台戏,这里20来个自负美丽与智慧并存的美女,不要说明的,只要暗自掐起来,就不是两台戏可以形容的,那可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呀。

    王戏用脚踢了下打王者的教练,清了清嗓子,道:

    “除了她,你们就先行离开吧!”

    说完他就个劲朝着教练使眼色。

    还好教练是王戏里的蛔虫,按了返城就抬起头,附和道:

    “对,你们听王戏的,就先散了吧!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

    闫妮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低着头,心里不停重复得念着“王戏”,“王戏”,生怕忘了般。

    王戏看着纷纷散去的众人,立马把桌子上的另杯拿铁递给她,说:

    “虽然凉了,但是还是可以喝的。”

    王戏见闫妮没有回应自己,就散去了往日痞里痞气的笑容,只是摸着她瘦弱的肩膀,淡淡地说了句:

    “进了这个圈子,有些事是难免的。”

    闫妮抬头,看清了他如雕刻般精美的五官,尤其是张没有任何痘痘的白皙皮肤,任何女人看了,都会羡慕嫉妒恨。

    可是正当闫妮对上了他奇特的眼睛,近距离看着那双深邃的黑色眸子,她突然从心底生出种莫名的怨恨,怨恨很微妙,很快就变成了恐怖。

    闫妮得眼神被惊悚充斥的,手竟然控制不住得在发抖。

    手里装的满满的咖啡纸杯,被这样摇摇晃晃得抖,尽数撒在了王戏蓝色的西装上。

    闫妮见状,连忙低头弯腰道歉。

    只不过因为他们离得实在太近,闫妮又撞上了王戏结实的胸膛,而王戏也看到了两片布料遮不住好身材。

    王戏看着如此莽莽撞撞的女子,笑出了声,这个女孩太有趣了。

    不过,她也挺有料的。

    王戏假装正经得清咳了两声,就让闫妮留下了电话和家庭住址,离去了。

    闫妮换好衣服后,拿好自己不怎么贵重的随身物品,刚要离开时,却听见不远处,“砰”的声巨响,还有断断续续凄惨的哭声。

    闫妮想走了之的,可是她越听越觉得这哭声撕心裂肺,最后,她于心不忍,从包里拿了包纸巾,朝着声音的来处,慢慢挪过去了。

    她走到了厕所门口,往里看,却发现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在角落里蜷缩着,哭着。

    闫妮心揪,便踏了进去,她小心翼翼,尽量不踩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她疑惑得四处张望,却发现洗手间的镜子碎成了好几半,而旁边放着个行凶工具,训练室最常见的凳子。

    闫妮靠近了狼狈的女孩,将纸巾递了过去,说:

    “不要哭了。”

    女孩听到外人的声音,立马咽下了将要哭出的眼泪,用衣袖随意得抹掉满脸的泪渍,抬头看。

    闫妮吓得赶紧倒退了几步。

    艳儿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脚已经全麻了,她能每次的瘦脸针都能忍受,这点痛算什么。

    她索性咬紧牙关,战战兢兢地踩着恨天高,站了起来,她很快收拾了下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尽量看得不那么狼狈,准确得来说她从来就不允许自己在人前露出软弱,因为!因为?

    闫妮看呆了,这个女孩刚刚在训练室,还那么恶狠狠得瞪着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口吃掉。

    “为什么她在这里?”

    “这些都是她干的吗?”

    等等这些疑问困扰了闫妮会儿后,转眼就变成了原来她也会哭。

    艳儿看着闫妮满是同情的眼神,笑了,惨笑得看着什么都不懂的闫妮,羡慕地说:

    “那是什么感觉?”

    闫妮迟疑地问:

    “什么什么感觉?”

    艳儿的泪顺着哭花的妆而下,凄怆的她踩了脚地上的镜子碎片,那些碎片倒映着无数张艳儿整过的脸,那些脸不停得在重组,重组

    最后,艳儿哽咽地说:

    “在寒冷的冬季,大雪飘飘而下,所以人都穿着两点线的比基尼,而你是太阳,是什么感觉!”

    “拥有了切的感觉。”

    艳儿听着闫妮轻轻松松说着这句话,心如同万箭穿心,她看着闫妮,步步得逼近她。

    闫妮被吓得连忙退后了几步,手也慌乱得扶住了面池的台面。

    闫妮掌心片刺痛,血不停得往出冒,她抬头看,发现自己的肉已经被好多玻璃渣,扎得打卷了。

    闫妮的脸部所有肌肉都扭曲了,她倒吸着凉气,看着狰狞得伤口,想死的心都有了。

    艳儿看着这幕,将闫妮所有的切尽收眼底,她缓缓将面前那张血淋淋的手放到自己眼前。

    嘴角勾,伸出舌头,张嘴就舔。

    剧烈的痛感,让闫妮立马甩掉了艳儿涂满口红的嘴,将遍体鳞伤的手缩了回来。

    她惊恐得看着艳儿,发现她的嘴角沾满了自己鲜红的血。

    她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立马扔下手里纸巾,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她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小手,叹了口气,就坐上了回家的车,回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公交车上睡的迷迷糊糊的闫妮,终于下车到了自己小小的出租门前。

    可是刚拿起钥匙,打开灯,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文章。

    文章看着闫妮苍白的脸色,目露担忧,轻声问:

    “你没事吧!”

    闫妮无力得摇了摇头,刚要举起手,说“不碍事”时,却发现自己身出的那只手,正是已经没有知觉的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