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132章 月下嘻戏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132章 月下嘻戏

    第132章意外选中

    暮夜里,有几飘稀稀落落闪闪发光的星星,月亮出现在它们之间,淡淡的月光,静静的泄在大地上。

    公园的山顶上微风渐起,文章看着闫妮圆圆的脸蛋,灵动的双大眼在夜色中眨呀眨,甜美的笑声不时响起。

    闫妮看着天上皎白的月色中浩瀚的星空,而文章眼里的景色确是闫妮在灰色的薄薄的云层中,摆着衣袖偏偏起舞,银灰色的月光披在了她粉色的纱裙上,让她美的就像含苞欲放的花仙子。

    看腻了景色的闫妮立马小跑到文章身边,屁股坐在地上,满含笑意得说:

    “你知道吗?在我的家乡也有这样的月亮,小时候的我经常幻想着自己是个小仙女,所以看到月亮,就不停得和它说话,告诉它我的心愿,我的秘密。”

    文章感觉得到她微微的呼吸声,他与她好近,好近,脸上的红晕没有消散的意思,反而越来越浓,他开始庆幸现在天已经黑了,不然这么解释自己发烫的脸颊。

    闫妮不满戳了文章拳,拉黑着大圆脸,嗔怒道:

    “我跟你说话呢?你到底在不在听?”

    “好傻欧!”

    闫妮点了点头道:

    “当时那么做,现在想想确实好傻欧!”

    文章白眼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问道:

    “你的家人呢?”

    闫妮脸上的笑意不再,心情也瞬间到了低谷,那股悲凉虽然尽量在掩饰,但是还是在文章面前藏不住,他低沉地说:

    “不好意思,让你不开心了。”

    闫妮被这么说,倒是轻笑了两声,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着:

    “我妈是被拐卖在山区嫁给35岁的老爸的,所以生下我后,就想尽办法逃了出去,村里人都说我妈很漂亮的。”

    文章轻轻抚摸着闫妮的肩膀,让她复杂的心情稍微好受点,还故意调侃道:

    “我也知道你妈很漂亮,毕竟你长得就和天仙样嘛!”

    被夸的闫妮脸上的笑意更浓,些许的伤感已经不再,她更肆无忌惮自恋道:

    “我也知道我很漂亮,好不好!不过听你这样说出来,感觉飘飘然呀!”

    文章吐着舌头,打趣道:

    “这还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脸皮厚得和城墙样,不要脸,要了脸城墙就要自惭形愧的塌了。”

    闫妮听这话,脸气得都涨了起来,立马就上手开撕。

    柔柔软软的拳头如雨点落在文章身上,文章觉得点都不疼,只是觉得和挠痒痒差不多。

    不过,他邪魅的嘴角勾,顺手将闫妮打自己的小拳拳握住,往近拉,抱住她的腰,顺势滚。

    草坪的嫩草被压的东倒西歪,草上的闫妮就被文章死死压在了身下,他空出只手,揩了把闫妮水嫩嫩的脸蛋,感觉有点烫手后,问道:

    “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烫,你发烧了呀!”

    闫妮挣扎着,喊道:

    “你要这样压着我多久,给我滚开!”

    文章听着骂声耍起来小孩子脾气,撅着嘴不动了,耍赖谁甩得过他呀,不然他怎么会个人潇洒在外。

    闫妮转念想,假装咳嗽了两声,弱弱得说:

    “我感觉到有点冷,感觉到好像发烧了。”

    听这话,文章立马放手,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得把她扶了起来,也赶紧把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了,披在瘦弱的她身上,黑色的双眸紧张兮兮得看着闫妮,他严肃道:

    “要么咱们回去吧!”

    闫妮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告诉他,自己“发烧”的原因,就赶紧转移话题,说:

    “你是陪我来玩的,所以我没说回,不准回。”

    文章笑道:

    “这荒郊野岭的,孤男寡女在这里呆着,难不成要野战。”

    闫妮的脸阴沉了,她感觉将自己的鞋脱了下来,朝着文章就鞋拔子。

    文章立马求饶道:

    “女子动口不动手,要淑女,淑女懂不懂!”

    闫妮冷哼了声,将鞋重新套在了自己的小脚丫上,表情沉重,絮絮叨叨得埋怨道:

    “我只不过好久好久没跟人聊天了,你就这么扫兴吗?”

    文章见惹得大美女真不高兴了,赶紧认真的道歉,真诚的悔过:

    “我错了,大侠,女侠,我错了。”

    闫妮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眼前这个人,心里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自己好像挺喜欢眼前这个大男孩,她摸着摸文章凌乱的头发,将头上的杂草扔在旁,说道:

    “你要听姐姐的话,我给你故事。”

    文章虽然很反感别人摸自己的头,但是还是乖乖得点了点头,记得初中的时候,同桌故意摸我的头时,我凳子砸了过去,他在病床上躺了半个月,管他的呢!眼前有美女,什么原则皆可抛。

    闫妮轻咳了几声,慢慢道来:

    “很久很久有座荒芜的大山,大山没有庙也没有和尚,倒是有很多娶不到媳妇的大龄单身汉,所以就有很多人,花辈子的积蓄,买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媳妇。”

    闫妮说得说得,泪开始缓缓而下,划过脸颊掉落在衣服上,文章立马关心问道:

    “没事吧!”

    闫妮摆了摆手,哽咽得继续道:

    “我的妈妈就是其中员,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天天以泪洗面,小时候的我不懂,直到有天过七月二十四大赶会,妈妈去了,说给我买和邻居小孩样的维尼熊,可是她就这样去不复返了,从此我就没有了妈妈,与父亲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贫苦,但是,好在父亲还挺疼我,我长得越大就越出落的水灵,有天下午,表哥来到了我家,动不动就抱我,我反抗后就开始扒我衣服,下地回来的爸爸看见后,拿刀砍死了他,就被关到监狱里了,我也离开了学校。”

    文章把将脆弱不堪的闫妮拥入怀中,紧紧搂住她。

    闫妮就这样静静得趴在他宽厚的肩膀哭了会儿,把鼻涕眼泪全都抹在了他衣服上,苦笑地说:

    “当时我的成绩很优秀,老师还挽留了好几次,只不过。”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