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五章 赵不离的决定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五十五章 赵不离的决定

    唐申的信:自从前日别,对赵兄甚是想念,也不知赵兄近况如何,但我还是要冒昧的提及:辉煌城中日有摸鱼儿,我与赵兄日寝食难安。自思量遍,也只有历情宗与裕幻宗两宗联合才开稍稍的遏制摸鱼儿,于是,在此诚挚邀赵兄明日务必会,共商大计。

    赵不离此刻终于看到了唐申的信,颇以为唐申正是说中了自己的心事。由上日论道会可看的出来,联合的事情迫不及待,而且这毕竟也是宗内长辈的示意。虽然前途艰险,但我辈奋战正当此时,这于裕幻宗实在是大大的好处,于己也能稍解恨意。

    论道会上实在是丢了大脸面,自己每每想起,便有彻骨之痛,思报仇雪恨,现在实不是隐藏的时候,应该要露出自己的锋芒了。

    见面地点是在辉煌城东,赵不离不带人欣然赴会。

    在经历言字楼的时候赵不离刻意停顿了下。那里隐藏着自己的心事,除了处理宗内的事情,自己是最为乐意来到这里的,没有其他太多的原因,只是因为楼内人的善解人意。只是可恨自己每次不能与人多说些伤心快乐事,去的次数也是为数不多,不能把每次的经历都记起。

    回忆也是件特别浪漫的事。

    既然不能亲赴其楼,而从上面飞过看看有谁得享福分进内观,也是很好的。

    割舍下片心动,整理了心情赵不离才又从天空中滑翔而过。

    辉煌城的历史本已悠久,但城内建筑却颇为的整洁,像这处有些破破烂烂的地方实在是不多见,赵不离本能的有些反感,但别无办法,这正是唐申和自己约定的所在。

    房内空无人,赵不离暗道唐申竟然不守时间,这实在是太不应该。无奈,平下心情,无事中只好席地而坐,默等。

    这房间本无风,却无缘无故的掉了些灰尘,更不待赵不离下个反应,房间竟然整个塌陷下来。赵不离大喝声,执剑擎天,飞冲出来。只见四周是黑黑的沉静,赵不离暗叹声:悲也。自己竟是中了埋伏了。

    这种时候也来不及思索对手是谁,只能黑夜中紧守门户,敌暗我明能留得下性命便是最大的幸事了。

    寂静中突然隐约有哭声,赵不离立感不吉,旁边的墙角下走出了个白衣白帽的少年,仔细看看,竟然认出了他,正是论道会上的李京师。

    赵不离待在宗门中的这些天,也曾为没有杀了这个少年而颇为的自责,曾奇怪自己以为必得的剑没有击中他,导致后面的事情超出了自己的预期,那实在是自己犯下的大错。现在果然还是这个少年要与自己为难。

    曾听闻,少年成了栾天宗的人,赵不离也大骂栾天宗的无耻,得罪了自己的人反而收他入宗这是摸鱼儿明摆着的取笑自己。少年毕竟不足为虑,他担心的还是摸鱼儿与辛畅在侧,他们才是劲敌。

    果然,左右又有脚步的轻响,摸鱼儿与辛畅前后包围了自己。赵不离马上想到或许唐申谋事不密,早已被抓了起来,现在只等拿住自己,事便再也无可分辨了。

    赵不离要逃。但这也在摸鱼儿的计算之内,他和辛畅包夹之下若是还能让赵不离无损的离开,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摸鱼儿先行步跃到空中,随之而出的是势大力沉的剑,赵不离不接则死,无奈先行防御,近在咫尺的摸鱼儿对他嘿然笑,赵不离就知道现在委实是自己所经历生中最为危险的时刻。

    赵不离疯狂的举剑。

    叮叮叮,十几声响,赵不离还是没能突破摸鱼儿的封锁。他恨极了摸鱼儿,只要有他的地方,自己从来不曾随心所欲过,他是自己这生的敌人。

    不过还好的是旁边的辛畅始终没有出手。

    赵不离不会明白,这正是君子的约束,辛畅绝不会去占任何个人的便宜,哪怕身处逆境,更无论面对的是不是自己的敌人。

    赵不离终于等到了这样的个机会,他被摸鱼儿击退之后反而是距离辛畅更加近了。赵不离早已打算急攻辛畅为自己的出路。在他看来辛畅毕竟还是个不大知名的修士。先攻击摸鱼儿就是为了出其不意,声东击西,重要不能让他们形成联手之势,自己就足以逃脱了。

    只见赵不离顺势极速转身,剑贴着自己的身体刺向了辛畅,隐忍过后,终于到了显出锋芒的时候。这剑很快,又有自己的身体为隐藏,只求能够击得手。

    赵不离心中是快乐的,击杀辛畅也能够算得上断摸鱼儿臂膀了。

    赵不离只觉得自己手腕痛,但当明白过来,才发现自己的剑已经掉在了地上,而敌人的剑却横在了脖颈之上。赵不离心中悲,再无反抗的勇气。

    摸鱼儿走到赵不离身前,说道:“你可还有什么遗言吗?”

    赵不离嘴唇极速的颤抖,睁开双眼道:“无罪,你凭什么动我,别忘了我的身后是裕幻宗,你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摸鱼儿道:“你不遵道义,竟然随意杀伤凡人,还有何脸提及宗门。”

    赵不离大惊:“我没有,摸鱼儿你休想给我下套,我是打算对付你,又怎么可能去袭击凡人,没想到你为了杀我,竟然想出了这样的说辞,你太也无耻了。”

    摸鱼儿怒极反笑,指着李京师道:“你还想狡辩,他的父母可不就是你杀的吗?”李京师瞪大眼睛看着赵不离,直想吃其肉、噙其血。

    赵不离冷笑:“你可有凭据吗,可曾亲眼看到是我动手吗?”

    李京师拔出了把匕首,直抵在李京师的胸口,他反复的提醒自己:杀亲之仇不共戴天,宁杀错勿放过。

    赵不离大喝:“我没杀你的父母,宗内的师兄弟可以为我证。”但这怎能当成个不杀他的借口呢?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放过了他,下次再抓他可就不容易了。

    李京师又看了眼旁边倒塌残缺的建筑,滔天的恨意又涌了上来,他是从来都没有杀过人,可凡事总有第次的。

    刀剑没入赵不离的胸口,剧痛之下,赵不离大喝:“我现在就给你证明,我没有杀凡人,快放了我。”

    辛畅终于不忍,拍了拍李京师的肩膀,李京师终于松开了手。辛畅道:“你怎么证明自己是冤枉的?”

    赵不离泪水几乎模糊了眼睛,看着辛畅三人道:“好,我这就给你们证明。”

    赵不离左手拿起了掉在旁边的剑,啊的声,挥剑之后,右臂齐肩而断,鲜血狂涌而出,浑身颤抖,道:“这样,你们还不能相信我吗。”

    摸鱼儿大惊,手臂是修士的命,没了右手赵不离如何御剑,从此后裕幻宗可能再也听不到他的名头了。此时赵不离不听的嘴唇呢喃:“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