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二章 论道者第一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五十二章 论道者第一

    历情宗与裕幻宗受挫离开后,席间的气氛果然融洽了许多,在推杯换盏之中,日头渐渐的有些斜了。这场论道会却还没有结束,更产生了个困扰大家的问题。

    在座中以摸鱼儿与辛畅的修为最为高深,那么他俩人之中谁又更胜筹呢,这个问题终于被人提了出来,之后大家彼此附和称不如两人比试场,胜的就是此场论道会第。

    到此,念君姑娘担心的看了辛畅眼,想到:摸鱼儿修为不弱,辛畅该怎么应付呢,最好是他俩不要比试就好了。但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她怕违了辛畅的心意,要是他十分想要这第的名头呢?

    少年李京师倒是很感兴趣,在他看来摸鱼儿虽也不错,只是似乎他的仇家很多,事务缠身,有事为证。

    在方才李京师与摸鱼儿场对话之后,摸鱼儿说道:“我已经帮了你的忙了,现在你能不能为我而忧心呢?”李京师回答:“但有相遣处,定不敢辞。”

    摸鱼儿早就发现了方才场战斗,场边的人不是在看辛畅,就是在看裕幻宗他们,而偏偏有位姑娘默默地偷瞄了自己几眼。对此摸鱼儿难掩心中的喜悦,只是可恨没有机会亲自询问她的心事,更或者告诉她其实自己是十分愿意的。就只能假李京师传话,让她论道会之后不要走,留下再说话,因此才说道:“那个槐灭门个子高高的姑娘,你看到没,她叫李小红,其实我和她之间直有些解不开的愁,现在我终于意识到,天哪,竟然都是我的错,现在你去说下让她留下来,我要当面跟她致歉,若是别人问起来,你只什么都不要说,就说是我不对就好了,她应该会留下来的。”

    李京师当场就说:“嗯,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这就去。”

    摸鱼儿焦急的等待了三分钟,才见李京师磨磨蹭蹭的回来了,不免先开口问道:“究竟怎么样了?”

    李京师疑惑的说道:“我也是听懂了你说的话了,你要与人重归于好,可是到了他们那,可就糊涂了。”摸鱼儿好奇的看了李京师眼,道:“怎么,她不愿意留下来听我说话?”

    李京师看着摸鱼儿的眼睛,诚恳的道出了因果:“也不是这样,她只说她不叫李小红,而是叫周小红。”

    摸鱼儿顿时个头两个大,没有想到自己世的英明竟然葬送在此处,感觉心中爱的潮水片刻都已被冰封,现在最想做的事莫过于仰天大喊: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啊。但摸鱼儿不愧乎是摸鱼儿,泪水隐藏在心田,看着李京师,又坚强的说道:“没有错,她是叫周小红,她还有个异父同母的妹妹叫做李小红,可是我也对不起她啊,现在就麻烦你再去说回吧。”

    话已尽,摸鱼儿转过了头,嚎啕大哭起来,他竟从未这样的委屈过。心中无奈:想爱,为何这般挫折。

    李京师终究是太过于不忍,再次答应了摸鱼儿的请求。只是幸好,那个姑娘终于还是答应了摸鱼儿了,李京师不免感叹:有心人,天不负。

    而辛畅在李京师的眼中就几近于个完美的人了。好像他看着任何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眼底都免不了有丝丝的友善,有人都能读懂的温和。因此他希望辛畅能够赢。

    对此摸鱼儿先是做出了回答:“我不愿与辛畅进行比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会也不想和他为敌,有他的地方摸鱼儿甘拜下风,所以我推辛畅为论道会第。“

    辛畅摇了摇头,道:“我要论道第何用,辛畅也不愿意与摸鱼儿争锋。”只是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辛畅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念君姑娘的。他真正心里的话是:我情愿多谢时间和她说几句话才好呢。

    辛畅眼角有千般的情怀,念君姑娘似有所感:他这样为我想的周到,我辈子也不会负他。

    辛畅说过之后,众人彼此交头接耳议论了几句,有人开口:“既然他们两位都不愿争这第的位置,那大家就再各显神通吧,赢的还是此次第,我想大家都会是口服心服的吧。”

    话已至此,旁边的曲向杰终于是默默微笑了起来,在座的高手本有五人,二人已败,又有二人弃权,那就只剩下自己了,这样的机会,真可谓天载难逢啊,也不枉自己隐忍这些时候了,古人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诚不欺我也。

    不再犹豫,曲向杰站了出来,顿时槐灭门众人掌声雷动起来,好似站在当中的那个人才是自始至终的不二焦点,辛畅、摸鱼儿现在也只不过在角落里不知干些什么罢了。

    他们那样不知进取的人,只怕也寻不到大道,最终只会落个泯于众人的下场,真是为他们感到惋惜啊。

    有人持剑向前,曲向杰细细的观察,此人剑招太也繁复,反而不能得大道至简的精髓,看准他的破绽,剑扬起,在他的胸口轻点了下,其人衣服破,但却另无丝伤口。

    又有人剑斜挥,剑尖不断颤抖,其志在剑出必有所得,却是外强中干,步法都已凌乱,看来他自己都不明白现在的他处境有多么的危险。曲向杰不愿伤他,也免给众人留有口实,收剑,右脚前探便是把他摔了个跟斗。

    此后,又有几人挑战,但曲向杰都把战斗控制在十招之内,胜利牢牢地握在了手中。

    众人注意都集中在打斗上,争斗越是激烈,便越神采飞扬。唯有角落里的辛畅,现在却是羞红了脸。

    原因不是在楼上,而是楼下的几个凡人所引起的。群服饰华丽的贵公子围在个小摊贩之间,那手中的苹果不断的砸着摊贩的脸面,看来他们必定是有太大的争执,没会几个贵公子便动起手痛打小摊贩,那摊贩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此刻不断蜷缩着身体,以免受到更多的伤害。

    辛畅再也忍耐不住,自楼上飞下,挡在了少年之前,边手指着他,边向几个公子怒喝:“说,为什么打他?”

    个公子被吓坏了,他知晓辛畅是个修士,战战兢兢的竟然说出了原因:“他卖的苹果有核,咯了我的牙了。”

    辛畅乍听到此,怒不可遏,剑在手心颤抖,几次要把眼前之人身上捅个窟窿,怒火压再压,突然悲从中来:世事竟已如此,要修士何用。抛弃了切,他从未这样的伤悲过,俯下身背起了少年步个脚印,向好大个家方向走去。

    摸鱼儿几人早就跟了上来,听到了辛畅与几个人的对话,也是不说什么,黯然离去,身边竟然有这样的不平事,枉然修道场。

    几个贵公子浑然不知,这小会的时间就在鬼门关前走了几遍,暗自拍拍胸口也自行离去了。

    于此辛畅终于坚定信心:万万要继承杀圣的理念,此后,天下人不笑,我道日不成。

    念君姑娘并不悲于世事,她只是为辛畅而伤心:你为何会如此的多情。

    楼中比试已定,曲向杰为论道第。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