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一章 你我他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五十一章 你我他

    少年看着辛畅成竹在胸的样子,觉得他十分的了不起,而且他竟然是个修士,看的出来周围的人都十分的畏惧于他,但他行事干脆的很,在和自己的打赌中并不取巧,而是正大光明的胜了自己,起码那道多层次味道的菜现在的自己就做不出来,由此看出他并不是个妄人,为何这些修士会这么的敌对他呢?

    少年还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历情宗与裕幻宗的人不懂辛畅在说些什么,起码以为他的满嘴的谬论实在相信不得。其中人道:“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请你们也凡事留线,日后大家总是还要见面的,今天我们佩服各位,再无话可说,但这个少年我们要带走,想必你们不会有异议吧。”宗中其余人同声附和。

    辛畅道:“你们要他做什么?他现在可是我的朋友了。若是你们正经相请,以礼厚待他我当然没有二话,可若是你们别有他意,要与之为难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不会答应的。”

    其人道:“大家都没有做错什么,我们的矛盾都是由这少年引起的,赵不离师兄醒来后想必也不会怀恨两位,但这少年申斥于赵师兄,有大不敬之罪,我们要带他走,也好对师兄,对宗门长辈有个交代。”

    辛畅皱眉,暗骂这些人歪曲事实,不是君子为。但他没有说出来。

    摸鱼儿冷笑,柿子还是捡软的捏,赵不离是他咎由自取,还能怪得着旁人吗。说道:“各位想的太过轻松,这位朋友就在这里,你们若是不怕,就尽管上来吧。”

    两个宗门的人对望了眼,暗中决定做破釜沉舟之事。

    两三个人分别组,就向摸鱼儿与辛畅包围过去。辛畅懂他们的意思,他们是决定先有人缠住自己和摸鱼儿,然后再拿住念君与那少年,让自己投鼠忌器。

    辛畅、摸鱼儿相互使了个眼色,摸鱼儿后退。

    众人大惊,这是要以敌众的意思啊,场中的那个人有这么强的修为吗?

    辛畅抽出君颜剑,剑迎着阳光,像是汪清水。剑出鞘便自带声龙吟,众人首先感觉心内有股怨气,元力堵塞于胸,不能尽归于四肢百骸。

    有人首先耐不住,挟剑前刺。辛畅挥剑格挡,大力之下敌人剑面反撞于胸口,击便就倒地,在地下只是呻吟。却也好过方才心中滋生出心魔的侵袭滋味。

    修为高些的强忍不适,出剑还是有规有矩。辛畅个前突,避开了左右,手腕不断的颤动,敌人进攻怕是会中剑,防守却又看不到剑的来路,只是个犹豫,辛畅架开了他的剑,脚便踢他下了楼。

    几个照面,便损失了两个人,对方又惊又怒,几把剑迅速封锁了辛畅腾挪的空间。辛畅已有准备,用出了早已精通的两指剑,正是食指中指紧握剑柄,其余三指虚并,剑做圆,叮叮叮……阵乱响,所有的剑招都接下,敌人中还有三人手臂渗出了血迹。辛畅的这招是跟赵咚呛学的,守中有攻,最要紧是辛畅对剑的攻击痕迹把握更准,接招之后,剑落下之前还有余力,顺势而为,出其不意的,敌人不经发现,便已经中剑。

    旁观者大呼:“哇,他是有三只手吗?怎么可能招就破了这么多人的连击。”

    其中有人叫道:“咱们不妨罢手吧,何必拼个你死我活。”登时便有人对他怒目相向,这么精彩的打斗当然要看下去了,流血的人并不是你,干着什么急啊。

    对手有人惊惧,有人痴狂。惊惧者不前,痴狂者意随剑走,剑更向前。辛畅的剑慢了下来,徐徐后退,三步,四步,元力催动之下,怨力更强。敌人正斗的血脉喷张之时,元力竟有些倒流的趋势,剑便弱了。辛畅抓住机会,剑毫不留情的击打在对方胸前,几个人又是被震下了楼。

    辛畅大笑,眼望其余之人,无人敢与他对视。最后才又有几个被羞怒激发了斗志,重新出剑,剑在辛畅眼中慢慢放大,君颜剑便是逆其剑势挥了过去。

    几声轻响,敌人的剑尽皆断成两半。

    在众人的旁观中,两宗剩余的人默默无闻的下了楼,人群中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战之后,尽管辛畅不是栾天宗的人,但因有摸鱼儿在侧的关系,栾天宗声名更加大盛,如日中天。

    摸鱼儿欲举杯为辛畅庆贺,余人说些好入耳的话语,也算表达自己的善意。

    辛畅总觉怠慢了念君姑娘,问她道:“这许多人中,可有相熟的面孔吗?”念君道:“不外乎假心假意,我可看不出来。”

    辛畅点点头表示知晓了,内心中很是发愁,但之后又感觉很快乐,这样来她就能长久的待在自己的身边了不是吗?

    念君道:“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笑起来了。”辛畅急忙摇头,以示自己的清白,面色中也有悔过的意思。

    念君看着他紧张的样子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以后我找到了家依然与你在起,可好不好。”辛畅窘红了脸,正襟危坐,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辛畅心中想道:难道她真的明白我的心意了?

    念君看也不看辛畅,只是在静静的笑。

    摸鱼儿在与那少年说话:“你想学些什么功法?”少年犹豫:“功法是否也分好坏?”

    摸鱼儿道:“世间功法少之又少,岂不知修道在人而不在功法,道有千万种,功法中承之不下,而世间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最难得莫过于人找到自己最合适的道,那便有法可寻了。“

    少年道:“我适合修什么道呢?”

    摸鱼儿道:“你看那太阳,如果说那就是道,你从中能看到些什么?”

    少年瞪眼瞅了小半个时辰,依旧看不出有什么玄机。直到眼睛实在酸涩难忍之时,抬起了只手挡住了直射入眼的阳光。

    少年终于恍然大悟,开心道:“我知道如何了,如果那太阳是敌人的道,那我便要做他的手掌,靠近阻止他,或者杀死他。我要选择近战的功法。”

    摸鱼儿点头,原来这就是你的选择。

    日后少年攻击敌人,必是在敌人三尺之内,敌亡,鲜血每每溅在他的衣上,以致终日血色如形随行,因此得外号:血剑李京师。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