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四十二章 这一世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四十二章 这一世

    狂暴的雷霆从天而降,摸鱼儿无可奈何,闭上眼睛在心中回忆这生可还有什么没有做的事,是否亏欠过谁。

    答案不言而喻。

    摸鱼儿轻笑着离开这个世界,嘴中哼着寂寞的歌。

    是遗憾吗?也罢了。

    我只盼与你来生再相逢。你等我也好,我等你也好。

    天地间白茫茫的片。

    个苍老的声音惊醒了摸鱼儿。

    “孩子,你应该有愿望吧!说出来,我定帮你实现。”

    摸鱼儿依然微笑着:“只羡鸳鸯不羡仙,我想和她漫步夕阳西下,泛舟荷与水中央。你能做的到吗?”

    苍老的声音:“那也正是我所希望的。”

    定。

    摸鱼儿还是在三团岭。只不过没有了石有信与兵士,没有了妖魔,也没有几番共经生死的辛畅。

    这天地间只有两个人。

    两个对彼此身怀滔天恨意的人,摸鱼儿与他的对手影子。

    影子看到了摸鱼儿略感差异。下刻便平静了下来。

    影子的身形不断在摸鱼儿眼中放大。衣袖无风而动,剑早已在心中祭起。

    遍及身体,摸鱼儿无丝知觉,而风中有之有恨。

    无形的风冲向了影子。影子连出三拳。砰,砰,砰。其后飞快的退后了几步,胸中血气翻涌。

    影子疯狂的大笑,笑声剧烈震荡周围空间。

    阵死般的静默。

    摸鱼儿脑海不断浮现与姑娘有关的画面。心中片柔软,表情渐渐的痴了。

    最有情的摸鱼儿突发招,剑气层层叠叠袭向影子。

    这真是最无情的剑。

    影子身上浮现层鳞甲。青色剑气瞬时在身前布下三层防护。他打算用守代攻,激起摸鱼儿的不理智,在他气尽之时再行报复。

    摸鱼儿的剑气化为红色,与青色剑气碰撞了下。出乎意料的红色剑气轻而易举的突破了防守,继续冲向影子。

    影子大骇。剑在手中狂舞,竟然成了个漩涡,无数气流随之进入,消失不见。

    在影子的眼里,红色剑气差之毫厘的划过了胸前的漩涡,竟然连他的衣角都不曾碰到。

    这真是失以千里了。影子心中冷笑,摸鱼儿果然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摸鱼儿面色无异,依然站在那里。

    “你这个傻瓜,怎么还是这般无用。我真是瞧不上你这个样子。”影子继续讽刺摸鱼儿。

    突然天地间有异响。

    影子紧盯着摸鱼儿,以防有不测。

    他没有看到的是,红色剑气在漩涡旁划过之后,并未就此消失于天际。而是自行拐了个弧形从他身后袭了过来。

    响声过后,影子嘴角浸出缕鲜血。他低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左胸,胸口破了个小洞。原来红色剑气已当胸而过,刺破了心脏。

    影子颓然倒下,化为了股黑色的烟。

    这招名为:回眸式。

    摸鱼儿眼中出现了所爱的人。像极了你回首看我的样子,它是因你而创。

    正前方出现了条笔直的大道,摸鱼儿毫不迟疑的往前走。

    穿越了时光。

    深山南山村中,有两户人家关系极为要好。他们在此处毗邻而居。

    阵笑声从户院里传了出来。个五大三粗的男子风风火火的冲出,急忙敲响另户的院门。

    他道:“哈哈,生了,生了。我是个男孩……”

    个文弱些的男子从屋门中露出了头,愁眉苦脸的朝外喊道:“大哥,我的孩子还未出世呢,你敲门快轻些吧……”

    两个时辰之后,文弱男子火急火燎的敲响了隔壁的大门:“哈哈,生了,生了。我是个女儿……”

    于深夜,酒兴未消。五大三粗者道:“我的孩儿已有了名字了,叫摸鱼儿。样儿也好,名字也好……”

    文弱者道:“我为我的乖女儿起名叫小蛮,天上所无,地下只,掌上明珠不外如是,快矣,乐甚……”

    五大三粗者道:“我看打个商量吧,反正咱们本来就和家人样……”

    文弱者道:“休说,我的女儿可自择婿,终生大事需轻慢不得……”

    五大三粗者轻声嘀咕:“小样的,给我等着。”

    八岁。南山村。

    小蛮:“你为什么又欺负我?亏你还是个哥哥呢。”

    摸鱼儿:“你懂什么?这是我爸爸的教导。他说我欺负你,你心里就会有我,爸爸的话没错地。”

    小蛮:“你再这样,我就让伯伯打你。你可不要哭鼻子。”

    摸鱼儿:“谁怕谁啊。欺负你爸爸天打我次,不欺负你打我两次呢,你知不知道?”

    小蛮哭,摸鱼儿笑。

    十六岁。南山村外,山中。

    摸鱼儿:“你敢不敢把心中的话喊出来,山间会有回音,所有人都听得到。”

    小蛮:“我有什么不敢,你试喊。”

    摸鱼儿:“啊,啊,我喜欢小蛮。”

    小蛮:“啊,啊,摸鱼儿说他喜欢我。”

    摸鱼儿:“啊,啊,小蛮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小蛮:“我呸,才不呢,你总是欺负我。”

    摸鱼儿:“那是小时候的营生,喜欢你,怎么会欺负你?”

    小蛮:“那不行,以后换我欺负你才答应。”

    摸鱼儿:“也是可以。”

    小蛮、摸鱼儿笑。

    二十四岁。家中。

    小蛮:“摸鱼儿,吃过饭又该你洗碗了。”

    摸鱼儿:“可是地是我扫的,窗户是我擦得,垃圾是我倒的,而且现在吃的饭也是我做的。”

    小蛮:“摸鱼儿,吃过饭又该你洗碗了。”

    摸鱼儿:“可是从来碗都是我洗的,你从来就没有洗过。”

    小蛮:“摸鱼儿,吃过饭又该你洗碗了。”

    摸鱼儿:“好的,我知道了。”

    小蛮笑,摸鱼儿哭。

    五十八岁。南山村家中。

    小蛮:“摸鱼儿,你说我是不是还和以前样好看?”

    摸鱼儿:“别闹,孩子们看着呢。”

    小蛮:“去,站在门口,说我长得好看百遍。”

    小鱼儿:“小蛮好看,小蛮好看,小蛮好看……”

    其乐融融,除摸鱼儿哭。

    摸鱼儿:“老父亲,你害了孩儿了。”

    摸鱼儿警醒之时,他还是在三团岭。四周风寂寂,切无声。

    他还在刚才的仿佛梦境中,回味无穷。

    声轻笑,接着缓缓大笑,激烈的长笑遍山谷中。

    生而能和你在起,从此再也无憾矣。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