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五一章 联姻之下的联盟

诡三国最 第五五一章 联姻之下的联盟

    黄氏大厅当中,四个人相对而坐,似乎很融洽,实际上都在相互的试探。

    刘表方才提及蒯氏兄弟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让斐潜感觉得到显然刘表对于这两个人的建议略有不满。

    蔡讽在旁说道:“字柔言曰,新败之下,兵无战心,只可深沟高垒,以避其锋,遣人求于袁车骑,方可解围……”

    斐潜忽然明白了点什么,原来如此,目光渐渐的变得有些深幽,默然不语。

    刘表看着斐潜在思索的样子,在升起了丝希望的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他既觉得斐潜能体会到现在的局面,就多了几分出手的可能性,但是也对于斐潜居然有这么强的洞察力而有些害怕。

    刘表不由得在心中叹息声,早知道,当初就应该……

    抛开刘表的寻找后悔药的心路旅程不谈,单单说蒯良的那个四平八稳的回答,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士族就是这样的人,有时是很聪明,但是有时候又看起来很傻,但是问题是,需要知道这个傻,是真的傻,还是在特殊情况下的装傻……

    就像斐潜在河东之时抓住了卫家的那个领头的老者,也不是在为了保全家族的情况下装疯卖傻?

    汉代做着这样的事情的士族多的要死,就像是吃饭喝水样的容易……

    不说智商不足急需充值的吕布,就连心机深沉的刘备也照样中招,还有像曹操、曹丕那满肚子都是心眼的也还不是被司马懿的样子骗过?

    蒯良之策,啊哈,真是好办法。

    说的也没有错就是了,若是袁绍从冀州调兵南下,第个紧张起来的肯定是袁术,然后肯定撤兵回防,襄阳之围自然可解。

    但是先不说袁绍原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就和袁术硬磕,单说这来回,又不是骑的是吕布的赤兔马,再加上袁绍也要准备兵马粮草什么的,这路途上就至少要个月的时间……

    像蒯良、蒯越之辈,脑袋至少是2.0t涡轮增压的结构,怎么会考虑不到这个问题?那么自然在这样的答案背后,有蒯良、蒯越的考虑,或者说,有着蒯氏家族的考虑。

    蒯氏,和庞氏、蔡氏、黄氏截然不同。

    庞氏,是属于荆襄士族精神领袖般的存在,超然物外,并不多涉足于荆襄政事,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点,和荆襄的大部分士族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所以,基本上所有荆襄士族都会下意识的对于庞氏进行维护,也就等同于维护了荆襄士族经学的地位。

    而蔡氏、黄氏则是相互联姻的关系,和荆州刺史刘表之间的关系繁杂密切,已经隐隐的成为了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刘表的利益,也就是蔡氏、黄氏的利益,反过来也是如此,所以今天,刘表才带着蔡讽过来,和黄承彦、斐潜坐在起。

    因为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在座的四个人的利益,在相互之间的联系,比起蒯家等人,要更加的密切和稳固……

    斐潜问道:“襄阳之内存粮几何?”

    刘表说道:“粮草尚足,可供三月无虞。”

    斐潜点点头,说道:“如此,子柔之策乃沉稳之道也,者固守,二者调兵,三者待援,何不用之?”三个月啊,襄阳城池又很是雄伟,轻易不得下,先守段时间也是不错,再说斐潜来荆襄也没想着要让自己去卷进这个漩涡当中。

    毕竟我来荆襄就是要想搞点黄氏工匠的,还有尽可能的拉几个帮手走的,不是要来帮你刘表的……

    刘表目光闪烁,说道:“子渊既知,又何问之?”

    斐潜呵呵笑,却转头看了看岳父黄承彦。斐潜何尝不知道蒯氏兄弟两个打的是什么主意,只不过斐潜想知道对于蒯氏兄弟的这个主意,刘表是怎么看的而已。

    不过现在看刘表的态度来说,应该是有意识到蒯氏兄弟两个人的意图了,所以才来找到了蔡讽,黄承彦和斐潜。

    难怪前期都被刘表捧上天去的蒯家兄弟,到了刘备来投的中期,竟然沦为了个背地里打小报告的小人角色,到最后默然无名……

    这种转变,恐怕就是在这个时间点种下的。

    不仅仅是蒯氏,整个荆襄甚至是绝大多数的江南的地方士族,对于谁当主公都并没有太多的忠诚感,可能是因为风俗习惯的原因,这里的士族般情况下都是只要在自己的利益范围之内,其实哪个人为主公,似乎问题都不是太大……

    这也早就了荆襄到了后期,包括孙权后期,直被困扰的问题。

    斐潜看看黄承彦的意思,就是询问下岳父的意见,当然,这里面也有点小小的其他意思在内……

    没办法,入乡随俗吧。

    黄承彦也不说话,只是瞪了斐潜眼。

    嗯,明白了。

    其实黄承彦愿意替刘表传话,已经说明了些问题了,只不过手下骑兵多半都是跟随斐潜的并州兵,因此也是绕不过去的。

    实际之上,坐在大厅内的四个人,因为相互之间都有联姻的关系,所以可以说是损俱损,荣俱荣,当初刘表侵占斐潜的功勋,和蒯氏兄弟合伙坑斐潜,也是在斐潜尚未娶黄承彦之女之前,而之后虽然略有算计,但是其实也并不算是用得狠了,以监视居多,并没有下什么绝户的手段,也多少还有些情面在,况且当初斐潜辞职的时候,也有说过欠刘表个人情……

    眼下,就当是还了这个人情吧。

    斐潜说道:“潜初临荆州之时,承蒙刘公多有照拂,拜授别驾,耳提面命,谆谆教诲,历历在目。后因蔡中郎之事,与刘公辞别,刘公亦慷慨大度,不予计较潜无礼之举,实乃不胜感激。今日之事,刘公不嫌潜力小微薄……潜便助刘公出战孙破虏!”

    刘表目光闪动下,便说道:“子渊援吾,乃天之幸也!请受吾拜!”说完就要起身行礼。

    斐潜哪里会让刘表真的行大礼,连忙上前拦住,沉吟了会儿,说道:“若欲胜之,恐需借刘公某物用……”

    刘表眼睛睁,脸上有些阴晴不定,嗯,要借什么?

    该不会是要借我项上人头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