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五零章 有些偏差的变化(月票欠账2/21)

诡三国最 第五五零章 有些偏差的变化(月票欠账2/21)

    黄家隐院的大厅之内,氛围略有些许的怪异。

    来的不仅仅有荆州刺史刘表,还有蔡氏的家主蔡讽。

    按照道理来说,刘表是荆襄之主,就算是在黄氏大厅当中,坐在主位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刘表却坚持不坐,而刘表不愿意坐,黄承彦也不好意思大刺刺的坐在主位,只能是陪着刘表坐在客位……

    然后蔡讽和斐潜当然也不可能去坐主位,因此大厅之内上首的主位空荡荡的,四个人却在下面面对面坐着,略显尴尬。

    刘表看着斐潜,心中感慨万千,一时间竟然略有失神。曾几何时,这还是一个可以在自己手中任意摆布的棋子,然而到了现在,居然成为了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一方大员……

    在另外一侧,蔡公蔡讽却是感到了深深的遗憾,当年几乎就差一步,最多就差前后几天的时间而已,等自己从前州那边认了一个女儿之后,居然传来了斐潜和黄承彦之女定亲的消息……

    蔡讽略微瞥了一眼黄承彦,心中腹诽道:“就那个丑八怪……迟早也是……”然后又看了看斐潜,“……若是这小子能再往上爬爬,少不得……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蔡讽想着心事,也就稍微忽略了一旁刘表递过来的眼神。

    刘表抖了抖眉毛,有些无奈,只得干咳了两声,自己开口说道:“荆南宗贼未平,政事军务繁多,竟未能亲贺斐中郎高迁,表之过也,略备些许荆襄土产,还望斐中郎不弃。”

    嗯?

    斐潜有些疑惑,这个刘表讲得这么谦卑,不像是往常的风格啊?况且刘表在黄氏举办宴会的时候确实没有来,但是有派伊籍来了,也算是可以的,并不算失礼,但是现在居然还再次送上礼物,这是有何居心?

    斐潜连连摆手说道:“刘公莫要折杀在下,某乃一介耕夫,蒙承圣恩,恭添高位,惶恐不已,又不曾德泽于荆襄,如何能受刘公之礼?此事断断不可!”

    黄承彦看了一眼斐潜,然后略略低头看着自己的桌案,不说话,沉默着。

    蔡讽挑了挑眉毛,似乎是想张嘴说些什么,但是旋即也闭上了,垂下了眼皮。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黄承彦和蔡讽自然都懂得斐潜所说的话背后的含义是什么,所以也都装成是木雕的一般,差点就在头上贴上一个小纸条,写上“人不在此”的字样,况且这也是旧怨,解铃还须系铃人,没有必要将自己掺和进去,吃力不讨好。

    黄承彦和蔡讽都是修炼多年的老狐狸,怎么不会知道现在虽然是四个人坐在一起,但是主角确实刘表和斐潜两个人,自己的身份更多的是在这两个人出现一些矛盾的时候进行调和和调解,更况且斐潜只是小小的,隐晦的呛了一下刘表而已,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也是刘表之前做的比地道,事出有因,若是自己跳出来,反倒是更让刘表尴尬,所以黄承彦和蔡讽都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不过刘表甚是老辣,错愕瞬间之后,便说道:“斐中郎何出此言?在座皆荆襄之人,何分彼此耶?”

    斐潜下意识的在心中中给刘表点个赞,真是不错的回答。

    刘表毕竟还是荆襄之主,就算是不看在老丈人的面子上,也要看看蔡公蔡讽已经荆襄人士的面子上,斐潜也不好对于刘表穷追猛打,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当然,这也是刘表和蔡讽一起来的原因,大家都是明白人,怎么做是一个恰当的度,大家心里都有数。

    斐潜呵呵一笑,就将这个事情揭过,说道:“刘公此来,可有何指教?”

    一旁的蔡讽冲着斐潜点头笑笑,心中对于斐潜知进退,识大体的态度很是赞赏,越发的看得顺眼。

    黄承彦瞄了瞄,多少能猜到蔡讽心里在想些什么,便瞪了一眼蔡讽,吹了吹胡子。

    蔡讽微微一笑,捻了捻胡须,也不言语,只是眼珠子稍微往一侧飘了飘。

    黄承彦的年龄比蔡讽还小,而且说起来蔡讽的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黄承彦,另外一个嫁给了刘表,所以黄承彦也多少要给蔡讽几分的面子,因此蔡讽根本不拿黄承彦的不满情绪当什么大问题。

    虽然这个辈份问题有些乱,但是这些也是平时在士族通婚当中常有的事情,家族一大,上下辈份有时候只能是各论各的,就好象侄子比叔叔大的比比皆是,然后有可能侄子和叔叔同时娶的一家的姐妹俩,然后这个姐妹俩的哥哥又可能有续弦了侄子的妹妹当继室,这个相互之间的辈份,啊哈……

    刘表见斐潜不再纠缠于之前的恩怨了,便也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指教不敢,恳请斐中郎助吾一臂之力也!”

    一臂之力?

    斐潜在心中重复了一下,忽然一件事情跳了出来,不由得皱眉道:“刘公言笑了。刘公手下人才济济,蔡、文、黄三位将军,刘、王、吕等多位校尉,焉需吾区区螳臂之力也?”

    刘表长叹一声道:“子渊洞察明见……唉,事急矣,远水不可救近火……”然后转头看了看蔡讽,示意蔡讽来说明一下。

    此时蔡讽为了表示自己中正的态度,便点点头,开口解释道:“文将军镇于蔡阳,以防纪灵之军;吾儿蔡瑁领兵屯于衡阳,攻伐桂阳、零陵二郡;刘校尉驻于长沙,王校尉居宜都,吕校尉于随县……故而,孙破虏来犯,竟再无可领兵之人……”

    刘表又是叹息一声,说道:“黄将军先败于樊城,又困于邓县,如今襄阳门户大开,危在旦夕矣!恳请斐中郎出手相救!”

    啥?

    历史上是这样的吗?

    这个是个什么情况?感情现在刘表都将手里的兵都杀到荆南去了啊,然后被袁术钻了一个空子?

    历史上是这样么,还是说已经有所不同了呢?

    那啥,蒯家兄弟呢?

    斐潜说道:“如此,子柔、异度二位贤才,可有何良策?”

    刘表默然摇了摇头,显然有些不满之意。

    咦,奇怪了,足智多谋,被刘表称赞为雍季和臼犯的两位大贤才,对于当下的情况难道竟然没有出点计策不成?

    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啊……

    ……

    ps:想知道曹操和关羽一生的纠缠究竟是什么?请登录起点app查看本章末尾的神作书吧者的本章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