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三十章 好剑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三十章 好剑

    再次看着摸鱼儿与辛畅,影子的眼神不怀好意。以敌二他所凭恃的是手中由星光所幻化出的剑。

    脚步盘旋向前,辛畅摸鱼儿都在他的剑影里。

    辛畅二人迅速分开成夹击之势,分袭影子的上下二路。影子挥剑荡开。

    立时辛畅二人退后了十数步。二人心中冒出相同的想法:这剑有古怪。

    影子能够同时荡开两人的攻击,他的剑势定是迅捷而飘忽的。刚才他的身法证明了这点。剑与剑相击之时明明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碰撞,为何又会有这样的巨力呢。

    而再。影子得势不饶向摸鱼儿攻了过去。看来他是要打算个个击破了。辛畅第时间支援摸鱼儿。形势不容让他有太多的想法。这边唯的优势就是他们的配合了。

    这次辛畅飞天而起,从天空就锁定了影子,剑化为十数,认清了影子所有可能的躲避方向,当头罩下。不管形势如何发展,攻击总是解决困顿的方法。

    影子手中剑把自己舞了个密不透风。当当数响过后辛畅被弹了开来。面对力降十会,辛畅别无他法。

    他关注于自己手中的剑,似乎有所发现。晶莹的剑身上竟然出现了数道细微的裂痕。辛畅心下沉,惑缺剑,这样的名剑竟然还抵不过那星光之剑吗。

    他们短时间还是安全的,可影子凭借剑利占据莫大的好处。他根本就不需付出太多的元力,而自己与摸鱼儿为阻挡他的剑招用出元力是以倍记,这样下去元力耗尽之时便是两人待毙之刻啊。

    此处的空间又是这样陌生。未知的危险在于每分每秒,自从进来发生的事恰巧也证明了这点。早早辛畅便分了份心神观察左右却阻挡不了此时身陷险境。

    无可奈何害怕发生的事正在步步临近。担心化为愤怒不断的和影子对招,脑海还留下丝清明,时之间心中生出了千百个念头,但每个都不能助自己逃出这样的囚笼。

    血气之勇能够长久吗?

    摸鱼儿暂时脱离了战斗,他在寻找周围有什么机关。毕竟出身名门见多识广,辛畅也把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影子乐见其成,他亦愿意先解决了辛畅。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辛畅眼睛都有了些模糊。只是在凭借意志苦苦的支撑。他不断拉远自己和影子的攻击距离,用以换取微不足道的休息缓和时间,正是这样他才撑到了现在。

    影子似乎已经没有了思维。他眼前的这个人总是屹立在自己的身前不曾倒下。机械的挥舞星光之剑,他现在只是知道自己似乎能够主宰眼前人的生死,却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只能慢慢的静候。

    砰的声,辛畅手中的东西爆裂了开来,化为万千的碎片激射向四面八方。是惑缺剑,栾天宗的名剑就此损毁。

    辛畅借势后退两步。摸鱼儿看到了不对马上从远处冲了过来。他的全身都是汗水,在这段时间里,委实他比之辛畅要难熬的多了。

    影子大喜,状若疯狂剑向辛畅二人挥来。

    摸鱼儿面色木然,虽有悲戚之色,眼神透出股雄壮,生来就不曾想过死,死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扶着辛畅,立于辛畅之前,怕是要先辛畅步体会番了。

    剑飞速斩下。瞬息之际辛畅提起了口气手中突兀又多了把剑。剑的下半光亮,透出寒光刺骨。上半铁锈斑斑,暗红入眼,似乎多久都没有晒过太阳。正是君颜。

    两剑相击,位置正在君颜间的下半部。

    干脆的,星光之剑化为了两半。

    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影子。仿佛遇见了鬼神,影子怪叫声,灰灰的脸无故拉长了三分。周围阵阵风吹拂,影子的身形越来越淡,几个呼吸之间不见了踪迹。

    这阵风吹的极好,辛畅沐浴于凉凉的晚风,感觉浑身上下从未这样的舒适过,心里不禁想到不用动手的感觉真好。索性肩膀低趴在了地上。

    劫后余生,摸鱼儿心下满是感动。感动于生的存在,感动于自今之后自己又多了个共历生死的朋友。

    辛畅看着手中的君颜不无感叹:半把神兵,也是神兵啊。

    摸鱼儿由衷赞叹,咂咂嘴说道:“好剑,好剑,还是不知道这把剑其名为何啊。”

    辛畅大感疑惑不解:它的名字?我不知道啊。只是总是不能剑的主人还不知道剑的名字吧,那从今往后自己怎么闯荡江湖啊。略思索。

    辛畅说道:“好剑,这把剑的名字就叫做好剑。”

    摸鱼儿嗯了声,嘟囔着:“这样好剑,名字却也太随便了些。”

    语罢二人抬头,看到所处的地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摇曳灯火之光替代了漫天的繁星,他们还是在楼上楼里。

    摸鱼儿望了望楼梯口通往二楼的位置,眼睛闪烁着思索的光芒。开口道:“我想上去看看。”

    这时候楼上楼只有摸鱼儿与辛畅两个人,辛畅定了定心神,也对,经历了几次战斗,吃了好大的亏,总是要知道原因的吧。

    点点头辛畅表示同意,再歇息,辛畅感觉元力都已经恢复了过来,而且比起之前犹有胜之,看来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吗。

    二人拾级而上转瞬便消失在了楼梯口。

    无所事事,摸鱼儿与辛畅闲聊:“你会唱歌吗,咱们好不容易探索楼上楼,唱首歌助助兴吧。”

    辛畅歪着脑袋:“儿歌行吗?我就会这首,是二叔教我的。”

    摸鱼儿赶紧接话:“儿歌也能叫歌吗,我们不能听那样的歌,对我们的身份不好,算了,回来我教你几首吧,顺便介绍好多我的同门给你认识。”

    “好的呀,别的不用像方才那位裕幻宗的师妹那样的多多介绍就好了。”辛畅笑嘻嘻的。

    摸鱼儿的眼睛有些红了:“你看她也很漂亮对不对?”

    “漂亮?倒没怎么觉得,只是她和言字楼中的姐姐似乎穿着样的服饰,我还是非常好奇的。”辛畅答道。

    自从看到辛断谋喝了言字楼的醉相思夜不曾睡之后,辛畅便留了心,看着二叔很是享受的样子需要再让他喝上次才好,只是听说那酒非常难得,寻常见识不到。

    “你还知道言字楼吗?”摸鱼儿大是惊奇,神色有些羡慕。

    “呵呵,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而已。”辛畅笑道。

    “我也知道,只是我从来都不曾进去过。”摸鱼儿似乎陷于回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