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光影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二十四章 光影

    辛畅站在擂台之上似乎赢得了所有,周围的无尽喧嚣却也掩饰不了心中的丝怅惘,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每战过后辛畅自感都与先前不同,遇强越强,这恐怕就是战斗的魅力所在吧。赵咚呛是个好的对手。

    赵咚呛没有离开,战败了不是悲伤的理由。他倒要看看这辛畅是何方神圣,非得搞清楚他的来头不可。其次他心底又有个念头:不知这小子若是和那位相比谁强谁弱呢?希望能够央及那位给自己报仇,灭灭这小子的威风才好。如若不然不是丢了宗门的脸面了吗。

    天边的最后抹红即将消逝,这景色很美。辛畅并未忘记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拿到精血。想到自己要拥有把真正的神兵,辛畅便感心痒难耐,不能自已。

    夕阳红是最为短暂不过的,奇异的是等了良久那天地间的抹异色竟还未消逝干净。众人瞪大了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错过了最精彩的地方。

    有阵刺眼,千里之外模糊片,待到看得真切那抹光亮汇聚成线,跨越无尽的距离转瞬就要来到辛畅的眼前。

    不知为何辛畅突感阵寒冷。没来由的他如临大敌。

    那光亮是把剑的模样,通体金光,剑上的波纹好似要溢出来样。辛畅紧了紧手中的剑急运元力以不变应万变,毕竟这感觉太也奇异了些。

    剑光到得辛畅身边尺之内,情况却急转直下,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辛畅有时间去更加仔细的观察。剑光如有灵性抖了几下竟然围着辛畅旋转。慢慢的那令人惊悸的感觉不再有了,反而剑光发出了阵温热,好似在抚慰自己的心灵。

    剑光在眼内慢慢放大,又再次变得模糊了起来。它好像只知道旋转,丝毫再没下步的打算,转的辛畅头都大了起来完全不知身在何处。

    心神完全沉浸在剑的光影里。辛畅有些着急,他理所当然的以为剑光之中当是存在着什么秘密,心底由不得低声念道:“慢些,慢些,让我看的清楚些。”岂料剑光当真慢了下来。

    剑光放大十倍,其中竟然不再有剑而是位白发老者。如梦似幻,老者身前还有人双膝跪地似在倾听什么。辛畅隐隐约约看到跪地少年身影有些熟悉,他慢慢思索却是不得其解。

    良久老者说完了他要说的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那样酣畅,仿佛千百年来都未曾笑过,而这次定要笑个够般。那少年却很不开心以手拂面有些悲呛。

    辛畅感觉马上要错过什么,突然伸出了右手抓住了那团剑光,他定要看个清楚。剑光入手间,画影消失不见,却是从内传来了股威压。这威压刚猛无匹,辛畅全身紧,其他倒并没怎滴,只是双腿似乎背负了千斤之力忍不住要跪了下来。

    辛畅大骂:怎么又来这招,你只当我当真怕了你不成。以剑支地,辛畅顿时感觉好了许多。顾不得多喘上几口气,辛畅马上用出卸力之法。他看刚开始和赵咚呛对战那胖子用的不错,不止能化解对手的力量还能促进自己后力的再生,于是乎便索性偷学了几手,这下果然派上了用场。

    男儿之膝跪天跪地,岂能就这样侮辱了自己。倒是方才那光影中的少年远看有些亲切,其所派却万万苟同不得,哭哭啼啼又像什么样子。

    终于这光影却也没有与辛畅继续难,不会儿终究是平静了下来。

    温热渐渐消失,辛畅感觉有些凉意,手中看去,光影化了滴精血正静静的躺在手心里,上面还有层金光包裹与外界有所隔绝。

    辛畅喜形于色,这也不枉费了这大半天的功夫了,只是可惜了光形之中的秘密辛畅还是不得而知,它到底是表达了什么呢,那两个人又分别是谁呢。

    抛除杂念,辛畅下得擂台来到了王更行二人的身边。三人彼此击了个掌,相视而笑。

    再次与王更行互换了手中的剑,行色匆匆他们要急于验证心中所想,那把剑到底是不是百年难得见的神兵呢。

    跟在身后的赵咚呛迟疑了:刚刚看到的不是高师叔的那把剑吗,他向来是从不离身,视若珍宝的,怎会到了那小子的手上,难道他竟然是师叔的至亲吗,不然又何解释呢,这可应该算得上是个天大的隐秘了吧,只是这对自己是好是坏,不过想来以高师叔的为人应该是不会对自己如何的,况且高师叔是自己最崇敬的人啊。原来那小子却和自己是家人啊,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看来自己更需和他亲近了。

    想到这里赵咚呛拔足便奔,晚了恐怕不知何时才能再和这位师弟见了。辛畅三人来到了那把未知神兵的近前。辛畅慢慢靠前心中默念需是得偿所愿才好。

    王更行王是非紧张万分,下面出现的会是神迹吗?

    再不迟疑,辛畅单手抚剑,精血抛在了剑身上。剑身华光现,竟然慢慢离地自动漂浮了起来。三人相视难掩眼中的震惊。缓缓的辛畅握住了剑柄那熟悉的声音马上在耳边响起:“你来了,我很欣慰。”

    拔剑出鞘,光芒四射左右似有龙吟,此时天色已有些晚了,剑芒突出剑鞘直插云层,照的如同白昼般。

    半座辉煌城笼罩在光芒之中,呈现了几百年来未曾见过的景象,空中望去辉煌城半城白昼半城夜晚,举城皆惊,所有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剑光所在的地方神兵出世了。

    辛畅手中神兵已是拔出了半,天象惊现。他想起了剑的上半段有着弯月的形状。急于看到,辛畅想也不想豁啷声,整段剑便挚在了手中。

    剑从中间分为两部,下半部光可鉴影锋利无比,上半部竟然满是铁锈,其中深深的殷有暗红之色,那弯月确是存在着,时隐时现原来却并非缺口,只是铸剑材料使然,剑成之日起便有部分可隐于无形。

    此剑本名君颜,所谓人君怒必伏尸流血。其主用时可使整剑隐于无形,君颜出时敌人首级必然不在。人魔之战不知令多少妖魔饮恨当场。

    如今君颜现世却是不复当年光彩,上部已毁于悠悠岁月,不知何时起生满铁锈再也未曾饱饮敌人鲜血了。

    漫天异光见上半部的铁锈顿时消失于无影无踪。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现在的辛畅还能如初吗。人生的大喜大悲不外乎如此,这把剑竟然是损坏的,这叫什么,半把神兵吗?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