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三章 什么样的帅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二十三章 什么样的帅

    赵咚呛弹指间摘得了位美女的芳心,他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得益于师叔的教导,那位可是自己最崇拜的人。

    赵咚呛和姑娘同样的快乐,两份快乐聚集在了起,谁还能够说这还只是两份简简单单的快乐呢?大抵这便是师叔所说的倾心的感觉吧,无论何时,不管何地,这感觉都万万由不得你自己。

    赵咚呛挥衣袖,剑在身前划了个圆弧,四十五度角仰视天空,说笑不笑,说怒不怒,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至于看到了什么,这景色想必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王更行眼里,赵咚呛似与空间融合在了起,与他的距离这么近又那么远。他此时应该是骄傲的吧,除了得意于自己的修为还能有什么呢。

    辛畅心底挺着急的:这家伙怎么这样帅啊,这样无法无天更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让自己怎么好意思呢,我心里如何过意得去啊。

    皱皱眉头他心里有了番计较。

    眼见得周围的人就快要走光了,辛畅再也等不得,把手里的剑交于王更行,竟是要与王更行易剑而用。

    他手里的剑是高好逑所赠,那是栾天宗的珍宝。辛畅并不愿意稍占赵咚呛的便宜。既然要赢,就要赢得明明白白。

    王更行不知辛畅心中所想,但他知道辛畅总是不会错的,尤其是面对这等强敌的时候,他揪心的看了眼辛畅,开口两个字:“小心。”

    话简短扼要,辛畅点了点头。手握王更行之剑再不迟疑飞身窜上了擂台。

    赵咚呛擂台上看似于万事无意,殊不知他此刻也是焦急的很。左右是要等到日落时分结果才会有所分晓,还不如此时来上几个强劲的对手,大战他几个回合,权当给自己解解闷也是好的。

    在良久之后,终于辛畅上了擂台。

    不知为何,辛畅赵咚呛还未动起手来,凝视着彼此的眼睛竟是同时的笑了起来。

    由起初的微笑,慢慢的笑意渐浓,最后竟都咧开了嘴大笑了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他们的第次见面啊。

    笑声惊住了远处来往的人群,他们这才看到,擂台上已有两人。嘈杂突然变了寂静,只剩下沉默在这大街无限无限的循环,没有吆喝声,没有吵闹声,有的只是彼此的呼吸。

    突然人群呼啦啦不约而同冲了过来。看,场大战就要开始了。

    辛畅又回想了遍赵咚呛适才所发出的意,他在心底暗道:要快,要快,但最要紧的还是慢。

    剑已各自指向对方,赵咚呛虽经过战,但刚才已歇了良久,气力充足。剑随气走,剑芒立时便化了十数,恰巧把冲过来的辛畅当头笼罩,他要的是往无前,剑下当是无人。

    辛畅好胜之心已被激起,竟然丝毫不防守,方才赵咚呛的手式每步每动都看在了眼里,间不容发之时他竟循着赵咚呛的剑法逆时针针又做了次,依样剑光化十数迎了上去。

    只听的叮叮叮……接连二十八响,两人又分开了去,彼此互换了位置。

    剑法样,此刻拼的却是修为。赵咚呛脚步蹒跚直往前蹿了几步才停下身来,身体的异样不及心中的震撼。眼前之人从未见过,他怎么便会宗内的剑法,这不是大奇事吗。

    看向辛畅,迎接他的是辛畅毫不做的张面庞。看他似乎满脸的正义之气,赵咚呛疑虑稍解,接下来的便是用剑来探索其中的奥秘了。

    赵咚呛握剑手式略变化,不再用手掌握剑,食指中指紧攥剑柄,而包括拇指在内的其余三指却只是虚并,以二指牵引元力剑走偏锋向辛畅攻了过去。

    剑势不再或刺或撩,而是以自身为中心剑面做圆。这样来剑的力道虽然小些,可变换更加多端,更珍贵的是此等做法容易护住自身,更加发挥了剑攻守兼备的长处。这本是宗内长者所创,自己有缘无意中得以学成。

    看辛畅也稍停顿略有困惑,可知这剑法的出其不意了。

    岂知辛畅不学则已,于片刻间竟然依样画葫芦又学了去,继续以赵咚呛的剑法与他相敌。

    辛畅心中好笑,这样剑法还是头次见,此番战后定要向二叔演示下,让他品鉴这剑法的奥妙。想必二叔定会高兴的很。

    其实开始辛畅只是看了个大概,只觉剑势来的古怪,并不知赵咚呛是以二指握剑。赵咚呛三指虚并贴着剑身并未用力其他人可看不出来这奇异之处。

    须知方才抵挡时辛畅只是学了个剑形,样划了几个圆弧。并未得到其中真髓,剑法也远不如赵咚呛来的灵动。

    岂料赵咚呛先入为主,以为辛畅又学得了自己的剑法,心中焦急其中几剑用出的力气大了些,便有些前后不符不再那么圆润无缺。两人的剑相交之下,就是从这失常的力道,辛畅感其变化体会到了其中最大的不同,这才得以成功。

    现在看来,这套剑法辛畅用的竟然比赵咚呛还要纯熟。

    赵咚呛惊怒交加,打又打不过,这样下去自己必输无疑。试问天底下怎会有这样的人,看来也只好用出绝招了。

    两人再次击而分,赵咚呛隔空喊道:“小心了。”

    剑斜指天空,胸中元力迸发而出,剑感应元力的变化,抖了几抖,突然轻飘飘的急转而下,向辛畅攻了过去。

    就是现在。辛畅双腿合拢,剑与身并,相对成条直线,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在众人眼里,赵咚呛再次化为了片落叶,只是这次半途中似乎风吹落叶改变了次方向,落叶终归是无根无据的,所能影响它的实在是太多。

    落叶碎掉了,赵咚呛手中的剑化了千段万段,再也收拾不起。赵咚呛张嘴吐出了口胸中的淤血,所幸元力运阻无碍,伤势休息几天应该平安无事。

    只是这切怎可及得上心中痛之万。强中自有强中手,我服了。

    黯然的背影,赵咚呛走下了擂台。

    周围还是波涛般汹涌的掌声,人们争相欢呼庆贺,只是主角已不再是他赵咚呛了。

    辛畅沐浴在周遭人崇敬的眼光之中,眼睛望着远方的天空。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挥了挥衣袖,剑在身前划了个圆弧,紧接着似皱非皱着眉头抬头四十五度角看远在天边落日的余晖与几只孤雁相伴而去。

    辛畅回过了头,急急地在人群之中寻找着什么。终于被他看到了那个姑娘,他平视着姑娘,看着姑娘目瞪口呆的面庞,做了个姑娘永远也想不到的表情,似懂非懂的抛了个媚眼,开口道:“今晚去你家。”

    辛畅心满意足,除此外别无所求心中念道:唉,我真是太帅了。

    落到了赵咚呛的眼睛里,赵咚呛又吐出了口鲜血:你怎么连这也要学啊。这次不得已赵咚呛大病了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