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十四章 谁偷看了谁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十四章 谁偷看了谁

    高好逑万万想象不到黄师兄竟会想出这样个说辞出来。

    笑话,堂堂栾天宗上如何会有妖怪呢,我栾天宗门众人,上上下下难道都是草木不成,怎会容得异类妖魔在我之家乡山河放肆呢。

    想到这里高好逑由不得鄙视黄师兄番:禽兽。

    把美人比妖怪,如此暴殄天物。对那倩影这样不敬真真可耻,令人气愤。

    当真想不到黄师兄竟然是这样的人。

    高好逑再也不愿和黄师兄多言,他怎么能这样坏。提起身中元力右手飞快的摸出枚符篆是为禁言禁行符,啪的声印在了黄师兄的左边胸口。而后使出了浑身的气力顺势撞,顿时空中多了个飞人。黄师兄身体后仰呈大字型腾空而起,大约还看得见其身在半空双嘴徒劳的张合着。

    高好逑手搭凉棚集中精力看去,好像还辩的清楚正是不要两个字。在这充斥着无线光影的碎心之地,这样好的时候,黄师兄伟岸的身影如华山之巅不可捉摸,又似羚羊挂角天然心裁夹带着几片破树叶与碎了的枯藤带着高好逑的心向往,闯入了人水的世界,带起了嘹亮整个天际的尖叫。

    “啊,淫贼。”

    小师妹的元气很足啊,其境界应该亦非等闲。高好逑点头赞叹。

    黄师兄恢复了自由之身,元力透体而出刚刚突破了封印。

    双手无奈的半举着:“冤枉,你认识我不,我是黄师兄,是好人啊。”

    黄师兄对自己的声名向来自负,他有理由相信自己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件事,要知道自己和这位师妹并非仇敌,而就更不能使年少的师妹对自己产生恨意,否则那可真是失败愧对了自己的心了。

    小师妹本自悠闲时光与山中好景致共度,身着袭白纱水中半掩怀抱慢慢体会人山世界的静谧,看她痴情的模样,谁知这时候是否就想起了远方的心上人儿。万万想不到竟然此中还有着第二个人,扰了清净不说,这时候以自己的样子可该怎么办呢。当然她还没有意识到还有着第三个人的存在。

    其实小师妹身白纱并未裸露出很多的肌肤,然越是这种纯洁的诱惑才更加让人疯狂。小师妹当然自知自己的情况,天生的番相貌,寻常就有许多浪荡弟子围随左右更何况这时候呢。恼羞变成了怒。不管他是无心还是有意,若是无心已使人生恨,若是有意,那留此大奸大恶之徒要他何用。

    小师妹计较番,切后事得先要脱了现在的困境才好。

    面颊绯红,半气愤半害羞。小师妹恼了黄师兄直直站在那里动不动得样子,峨眉生霜语气谨严启檀口道:“竟然是黄师兄吗,请你快快背过身去。”

    黄师兄依言而行急急的解释:“是我,是我。师妹我是不小心,谁曾想到在上面高师弟……”

    却还不曾说完,后面的小师妹急忙整理向岸上而行。

    高好逑算好了每步,现在正是拉仇恨的好时候啊。施施然转过小山坡目只望着远方,起先是慢走,后来竟然小跑了起来。嘴里还清清楚楚的哼着号子:“二,二……。”

    来到了小湖边无意转头看眼睛好似要跳了出来,直直的望着小师妹与黄师兄二人,要是有人让高好逑再回首,少看了这样的场面下,那是打死都不能够的。尤其是嘴巴张的恰到好处,刚好能放个鸡蛋。

    演的手好戏。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师妹。双目通红泪眼朦胧。再不想这样的事会而再的发生。整好了衣裙,泪洒当空,手中擎剑挥而下,好似要斩断这世间的切烦恼心事坚定决绝的对着黄师兄说道:“淫贼,毁我清誉,快快看剑。”

    黄师兄失望至极,但他怎可伤了眼前的小师妹,挥剑格挡步步后退。

    竟然是这样的事态。高好逑怜小师妹之心甚重。

    “黄师兄偷看小师妹洗澡吗,黄师兄你真无耻,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要跟你决斗,你可敢接吗?”高好逑站在当地悲愤莫名的朝黄师兄喊道。

    小师妹已然泣不成声。已知不是淫贼的对手,再在此间留与旁人耻笑吗?迸发元力连施三剑。黄师兄左支右挡无奈左臂露出了血红。

    看着黄师兄身上的鲜血,小师妹腾空而起转瞬即消失于天际,再也不在此处停留。

    黄师兄怔然长叹,伤心事今日又添笔,往后有何面目与她相见呢。

    看向罪魁祸首高好逑,哪里还不明白这都是高好逑的计策,只是不知他如此做意欲何为。

    黄师兄腔悲愤无处释放,冷冷的对高好逑言道:“时间,地点。”

    “明日正午,东南云崖。”高好逑心下得意,面色无常缓缓的说道。

    这夜黄师兄并不曾睡,没有什么比打高好逑顿更为要紧的事了。他反复调整着状态应对与高好逑的争斗。只要思及高好逑的惨象,心里才能略微的好受些。所要做的只剩下了平心气和的等待了。月下遥望高好逑的方向,明天将会是场艰难至极的争斗,高好逑你可准备了不曾。

    高好逑正在睡梦中,虽是孤单的个人,冷冷清清的房间但高好逑睡得很香甜,所求不多,高好逑自以为是个单纯的人。

    隔日,窦师兄站在高处:“同门比试,点到即止二位师弟可是了然了吗。”

    高好逑精神饱满,将手指黄师兄点了点:“放心,打不坏他。”

    “狂妄至极,今天之后栾天宗我辈中还能有谁,改日定会挑战。”威武霸气,正是黄师兄的风格。

    执剑相向,黄师兄感到好久不曾有的快意。当战时便战。

    突破了风,黄师兄的速度比风更快。剑若游龙夹着风雷向高好逑当头罩下。高好逑剑势若奔水,元力源源不断尽皆水下暗暗蛰伏。

    黄师兄剑甫接触便觉无处受力,不可阻挡。岂知往后剑势竟往往受阻,剑意有些偏颇。心中奇异这高好逑莫非新近领悟了什么和以往大不相同啊。

    高好逑嘴角冷笑,心中讶异黄师兄果然又精进了,只是你可知道我志不在此吗。

    黄师兄剑势带动高好逑,其身形翻滚了起来,似是躲避。但黄师兄只有顺时翻滚比高好逑更快才能伤的了他。

    二人旋转天上地下,只见两团剑光正不断逼近各自身形,就等谁元力不支速度慢了下来,而另人就要得胜。

    近了窦师兄的洞府上方。两团剑光似乎略有顿,其后人竟然跌了出来。窦师兄正自感叹怎么这么快便有了高下了,不料余势未消,高好逑若流星直直的砸在了洞府上。

    窦师兄大叫声不好,却也来不及了。前刻金光璀璨的洞府已成了破铜烂瓦了。

    高好逑咽下口血,高举双手:“服了,我认输。”心中暗自想到:凭两人之势毁了窦师兄的洞府禁制,短时间内不可修复,此地从此后可算清净了。

    黄师兄不满高好逑的战意,但对方既已做了这番姿态,那自己倒不好怎么样了。

    高好逑带着泪花,半是真疼,胸中气血翻涌,般是委屈到底是让黄师兄沾了点便宜。翻身哭着走了。

    余下黄师兄与哭笑不得的窦师兄商讨善后事宜,人家都这样了,修行之人打击必定不小,赔付就免了吧。

    高好逑得偿所愿得到了玉石之精。

    站在太极图案当中高好逑亲抚雕像,暗暗佩服自己。往事历历在目,每每暗中追想。这雕像足足让高好逑兴奋了半年以至于夜夜从梦中惊醒,感叹自己英明睿智果敢坚决,很好很好。只是可惜了这样的美事,可以诠释自己生,为自己代言的标志**件其中曲折却不能让多余的人知晓,这可不把我愁坏了吗。

    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