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我想你明白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十三章 我想你明白

    高好逑回来了。他站在栾天宗自己起居室前面的草坪上。

    草坪恰是个太极形状,中间条小道弯曲而有节奏的把草坪分为二。地势北高南低,站在草坪之上眼界大开,毫不费力便可好多美景尽收眼底,远处山谷高低相间白云与青山连接片分不清主次,物与我两两尽兴,十分畅快。

    风送云,云送山。在此风云交汇之际振臂呼,远处群山尽皆响应,天下万物万色似随手拈来而左右苍穹只此声。

    何为英雄,不过如此。

    高好逑压抑着笑。青山还青绿水还长大爷我依旧威武雄壮。

    渐次笑声再也遮隐不住,高好逑越来越开心,情绪越来越狂放。从远处吹来的风把高好逑的疯癫笑声从脚下尺寸渐渐传到远处,千里万里犹不停息。无论经历任何事情永不磨别的只有两个,情绪和志向。

    这就是我高好逑。

    笑声暂息。高好逑想起了什么。他扭头两边看去,草坪两边各有个雕像,伫立在这处静谧地方,无言却犹如利剑剑指苍穹历经久岁月处宇宙洪荒。

    深深揖,左边的是师傅鲁卿散人的雕像。这世界上高好逑最关心的人是谁?师傅鲁卿散人定是其中之。我把师父放在心上敬他爱他守护他。师傅也把我放在心上关心我教导我庇护我。我可以做好多的事,好多能让师傅高兴地事,终生侍奉陪伴他老人家左右是我的造化。只是高好逑唯恐自己做的还不够好,唯有更加的尽职尽责。

    右边的雕像不是别人,正是高好逑。试问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配站在这里呢。当然有些话高好逑还是说不出口,但我不说并不意味着你不知道。立此两个雕像高好逑费了许多的心神,受到了所有应该受到的阻挠,但不管如何结果显而易见。

    诶,低调、奢华、有内涵。

    高好逑长叹三声,人生多艰。是没错,自己隐瞒了许多的事实,甚至欺骗了好些人的感情。但这也是我啊,个不得不说的高好逑啊。

    雕像是高好逑的爱好。但既然是爱好无非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了。雕刻时候的专注是平常时候所没有的,迷人而神采飞扬之至。

    君不见栾天宗上有三美?山美水美高好逑美。太多的人知道我高好逑了,自己最近每每想起自己的好多优点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压力山大啊。师兄弟以我为榜样,师姐师妹们又时刻把我放在心上。

    大约师傅最终选择我出任辉煌城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有了我这山上山下弟子千百如何专心修道呢?

    苦了他老人家了,我现在就让师傅操心至此啊,那以后又该如何呢?待我辉煌城事成之后名满天下之时如何自处啊,想到这里高好逑眼角有些红了,师傅让您老人家这么的操劳我很难过啊,我定想方设法补偿给您,好好孝敬您。

    高好逑心有所感,望着沧桑无言的雕像想到自己此时此刻站在这里也定是沧桑的。他双脚并立目视前方唏嘘不已。

    不由得想起了雕像立成前的段岁月。自己本来也是无所事事,除打坐修炼等等必要的功课之外没有什么开心的,但突然有那么天想起了要立雕像这回事。栾天宗这么多年岁月虽然依然静好,自己又学有所成那为何不立雕像纪念之呢。

    修道人从心所欲想到这里高好逑格外的兴奋。虽然事情会有些麻烦,但毫不影响高好逑的心情。这念头使高好逑的脑海格外的清明,似乎这个念头早早的就存在了自己的脑海里,而只是到得今天才突然找到它而已。

    莫名的幸福感。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感觉真好。

    立雕像难。这头件就是玉石材料不易得。自己要把心中的剑意与这些年来对天地的理解雕刻于其上。普通玉石怎么承受呢?退而求其次这也不是我的性格啊。

    于是高好逑遍访栾天宗山上山下每处地方。无事便以练剑之名试试左近山石的强度,寻至硬至纯山石之精的影子。还好栾天宗宗门所在是天下间少有的福地,灵气浓郁所孕育草木无不是与其他地方不同。但寻找山石之精也并非易事,大海捞针虽然过些但也相近无几了,更何况高好逑人到底是力薄些。

    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搜寻加以自己的揣测计算等等高好逑知道想要的东西已经近在左右了,之后无疑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天高好逑终于有所发现。栾天宗东南角临近云崖的地方应该就是处山石之精的所在。

    盼了好久终于能够把梦实现。高好逑刻意的身穿身白衣,好好的打扮了番,临行前不由感叹:万事尽在掌控,切徐徐发生。这个时代不同之处就在于生了我高好逑这个人。

    然而当高好逑到达云崖的时候他看到了个人,这个人于云崖近处相对高好球笑的太**裸,口白牙闪耀耀的有些晃了高好逑的眼。他不禁有些发愁,有些不明所以,想要问下:仁兄这是怎么就能如此的开怀啊?他更为自己担起了心,为什么我高好逑就没有这么开心的时候呢。

    高好逑暗自为自己鞠了把泪。面目无任何不愉之色,拱拱手上前问好:“啊,原来是窦师兄,不知何时窦师兄在此地建了个洞府啊,这地方既干净又显得清幽本是难得至极了,师兄如此眼光独到,真是令人羡慕得很啊,师弟这里恭喜师兄了。”高好逑看着眼前的石室,眼中流露出不忍神色,纵使千般好万般好,只是已经沦落入他人之手了,岂不令人伤心。

    窦师兄越发不知南北了,迎上几步方拱手:“哈哈,高师弟,向少见,此地竟能得师弟垂青另眼相看,可见为兄之福不薄啊。今日你我二人有缘,为兄可否有幸请师弟移步府内饮上几杯啊。”说完殷切的看着高好逑,等着他答。

    高好逑相当客气:“饮酒不忙,今日师弟来此是有事要烦师兄帮助啊,只是见到师兄今日刚刚移了新府,眼见得师兄定还有好多事要忙,因此此时有些张不开口啊。”

    “师弟怎能这般想法,你我虽不是同师但属门,我对师叔鲁卿散人敬仰的紧,你有何事不能和我言啊。况且我当真不信这栾天宗还有事能够令师弟难上难,师弟莫不是和为兄说笑吧。”窦师兄想了想兀自不信这高师弟除了饮酒乐之外竟还需要什么事情非他人帮忙不可。

    “不瞒师兄,近来师弟与黄师兄有隙,但师门条律在前,因此不敢妄言生死,只是要寻他比试场做个了结,我俩商议定了要请窦师兄做个评判,因此才敢来烦窦师兄啊。”高好逑望着窦师兄说出了肺腑之言,而后才舒缓了眉头却也眼看着窦师兄有深深恳切之意。

    “啊,是这回事。这本不是什么难事,难得高师弟想到了我。也好,我正要看二位师兄弟的本领,只是没有什么机会,这番为兄就做了这评判之人吧,不知比试在什么时候,地点又在哪里呢?为兄也要早早准备才好。”窦师兄想当然,轻易的接了这份差事。

    原来栾天宗早有门规,如若本门弟子之间有矛盾可以自行决定比试,只有高下没有生死,但前提必须有第三人在场。如此之后胜者气盛,败者气不馁,观者在侧也能从中领悟、解释疑难,后来渐渐的打斗之风甚浓,这也是栾天宗督促弟子勤修苦炼的手段。

    “不敢多劳走动,地点就在这里,师兄洞府之前。时间吗便是明日正午。”高好逑答道,也长出了口气。

    从袖中掏出了枚符篆,“这是师傅所赠,我时刻带在身上,为酬谢师兄这番辛苦,我送与师兄但请师兄万万不要推辞,也算师弟番心意。”原来是鲁卿散人所制的枚隐身符,可隐于五行三个呼吸的时间。须知以高好逑等人的身法三个呼吸的时间能够做许多的事了。

    窦师兄眼睛再也移不开了,本还要委婉故推辞番,但实在是怕高好逑反悔,嘴唇颤了几颤,无论如何谦虚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只能坦而受之。

    待高好逑早已远去,眼光才离了符篆,已经放下心来,这可是自己的了,贴身收好犹自感叹横财来的突然了些,有些让人心惊肉跳呢。

    高好逑顺着山路犹犹豫豫三步两步,脚踏着石阶,却不知把眼睛放在了哪里,看他无神的样子略微的让人有些心疼。

    却又不知为何他嘴角突然间就咧开了,嘿嘿的笑个不停。仿佛他心内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顿时两眼有了光彩,荣光焕发,快步拾阶而上,走的周边的风呼呼响,把两边草木里的飞鸟都惊了出来,不停地叫着。这位不速之客吓坏了它们。

    高好逑来到了片竹林外围,他知道那里有他想要找的人。平日里和黄师兄感情还算和睦,每每几个人便要访花寻柳,歌颂杜康。只是黄师兄不大放的开,自己心中遗憾,很是可惜。往日不闻不问可也,但时间久了实在扫兴。

    传音黄师兄:快些,你我二人会竹外西南,有个小山坡,旁边是弯逝水。靠山送水而举杯畅饮岂不美哉,我们就在那相见。

    而后高好逑先行。堪堪到了小山坡却止步不前了。东张西望不已,过了会却找到几株草木之后把身子隐藏了起来,又从袖口摸出了枚符篆,这枚符篆也可隐身,但隐身之后动弹不得,好在时间甚久足可有半个时辰。启动法门之后贴在身后,还是免不了的有些心急。

    高好逑看着日头,应该是时候了。正自胡思乱想着,耳内听得有些草木动声,急急的更隐藏好了身子。

    个身形由远而近,走的慢腾腾的,手里还不知拿甚东西悠悠的来了。走近之后却不是黄师兄,确是个极为标致的美人。皮肤白皙眉目婉转更难得体态玲珑,颦笑莫不可人,只她个便生莺莺燕燕之感。高好逑有些羡慕,有些女子上天实在垂爱甚多。

    过不多时便走到山坡之后眼见不到了。

    高好逑愈加小心,此情此景说不紧张那是自欺欺人。不过还好这些事情于高好逑而言早已不是第次了,在心底为自己加油打气。

    少刻,黄师兄也来了。这位黄师兄实在有些特点。于众兄弟间也是个素喜谈论的人,与事前事后都颇有些想法。但不知为何只要有美人在侧便只好缜口不言,久而久之大家都发现了这个特点。但也不知为何偏偏无人点破,大概是因为黄师兄在众人心中还算颇有威信吧,因此无人指摘。

    却不知高好逑对次很是弃厌。大丈夫知无不可言,扭扭捏捏故骄矜像什么样子。依着高好逑的性子定要好好与他解释番,只是高好逑也是怕黄师兄红了面皮之后想方设法给自己难堪。

    他的道行也是挺出类拔萃的,堪堪能与高好逑辈比肩。毕竟在这偌大的栾天宗同辈弟子之中这样的能有几个。余者庸庸碌碌,实在进不了高好逑的法眼。

    高好逑为此而矛盾。

    再来因黄师兄练就了门独特的身法,行走腾挪之间与众人有异。远远地人自远处而来手臂与步伐不称,双臂胡乱无规律的摆动着,步比之常人多迈好些,更特异其上身必然呈现前倾,目不别视直直的来了。使之看再无旁人,定是黄师兄无疑。

    路过了高好逑的身边,并没发现隐匿着的高好逑。还是不管不顾快快的前面走着,却是循着方才那位师妹的路径去了。

    再等会,高好逑腾地跳出急寻二人方向追踪而去。嘴里不停嘟囔着:好了,这下好了,两全其美了。乐的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

    小山坡就在眼前,转过了小山坡是方流水。其水终年不冻,高好逑于次闲来无事闲逛时发现,那节气正值隆冬,四周莫不是白皑皑的片,这方流水却蒸腾着热气就在高好逑身边,寒气不侵天然生就别有番温柔之意。

    高好逑对景思索片刻便知此处必有大用啊。可是他却没有对任何人言及,打那之后便只身人常来水边走走。

    果不其然,数月之后这番景致已是不足挂齿,叫人在意的是竟有美人入身其中水中游嘻,引颈回首间体态婀娜优美如斯。

    天不拂人意,高好逑来不及感念上苍只饱眼福罢。

    不知如何自断想念,终日痴心浮想联翩。自此之后每月定有特定的两日美人不舍这方青碧如约而至。高好逑亦迷恋清丽只愿默守隅淡淡远观。

    今日就是师妹该来的日子,师妹方才已前去了。高好逑却只是盯着黄师兄,举动高好逑莫不是特特的在意。

    因为他想知道当黄师兄面对这番美人如水水如美人的景况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也会自己这般感叹天之造化呢。

    哎呀,不可说不可说。

    就让我高好逑来探究竟吧。

    黄师兄似乎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来意,不再着急忙慌的赶路。抬起了双朦胧的眼睛观望于四周好山好色,大约他也以为高好逑所挑之地不错,也许心中正暗暗喝彩呢。

    修道之人终日修心,于自然之情分分合合,每有好景致往往恋而不舍,这也是大家的共性。山光暗淡而水色愈加明显,四周草木氤氲着更透出了幽深些的翠碧之色。

    黄师兄知道此行目的快就到达,心情也大好了些。

    手拂开遮住眼睛的最后丛枝叶,黄师兄正要张嘴感叹这方山水带来的美妙享受,终于他看到了该看到的东西腔赞美之词还没来得及吐出由不得倒吸了口凉气,嘴里的话也变成了:咿呀,哇哦,啊哈……

    非是黄师兄措辞单调,只是这个时候的人实在不能想的出有什么要说的,魂飞天外也许可略略描素些,黄师兄只是余下了本能,不能自已啊。这个时候的样子于黄师兄的心中怕是再也没有任何什么可以替代了。

    黄师兄好紧张,他不知该怎么办。越看上眼心理抑制不住的忐忑不安,可若不看毕竟太不情愿。番着急之后理智终于还是沾上了上风,这个时候回头悄然翻身离去只怕还好些,不负自己的磊落胸怀,对那边的师妹也算是个交代。

    这些事情高好逑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这黄师兄到底是不样啊,怎么有这样的机遇还不好好看些,当初高好逑为了看的近些不知废了多大的心神,袖中的几个符篆便是明证,怎么他还竟要快快的走吗。

    高好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抖擞精神嘿的声跳了出来,虽是急不可耐但姿势还是自认为相当的优美,恍如天外飞仙乍然临世。

    也不见他做什么,正正经经站在黄师兄前面,不苟言笑目光微有些呆滞。现在的高好逑实在可算心痒难耐了,他有太多的话,太多的问题想要求教于黄师兄例如:今儿个天气如何?黄师兄出门的时候有无看看黄历今日是否大吉大利啊。但他总算把话闷于腹中。因为他知道这是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黄师兄害怕极了,冷汗沾染了后背的衣衫,魂儿似已逃出天外。偏偏高好逑站的位置看似随意实则正是封堵了自己逃离的出路,他的位置选的极好,正是根据自己的习惯而来,瞬息之间使自己达不到最快的速度。而他以逸待劳三个数之间定能拦下自己。况且这个时候逃了,身后事岂不随便高好逑编排了吗。难道自己的赫赫威名注定要毁于今日了?

    黄师兄实在心酸,天下间有谁肯相信自己的清白啊,只恨我张嘴如何去辩白。

    高好逑偏偏还不说话,他定要第时间知道黄师兄的想法。无论悲喜,只要他能发表下自己的见解以供我学习就好了。

    高好逑皱着的眉头越来越深,黄师兄的脸面愈来愈苦。

    仿佛过了个世纪般漫长的时间,黄师兄深深的看着高好逑的眼睛,痴痴地又坚定地说道:“师弟小心,前面有妖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