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新章节 → _第九十五章你不是叫我软脚虾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 _第九十五章你不是叫我软脚虾

    简陌笑了:“桂世子,你不知道的多了,可以慢慢发掘,你可是我第一个带来的人,要知道我们既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 不过今日,麻烦你趴到屋子里的床上去,我要扎针。朋友也要一起并肩看天下才好!”简陌拍拍手站起来,把兔子塞给墨语,“奖励你的。”

    一直垂涎看着的墨语的眸子瞬间就亮了,爱不释手的摸着,就连凤六想要伸手摸一下都不行。

    “小气,公子,我也要。”凤六跳脚,凭什么他没有,一样都是公子的人。

    “你先把这个给我送去风云楼,本公子闲来无事也坐一坐。记住,一定要扛着从南城的大街走到北城的风云楼,走前面绣楼分别拿几个你认为好看的玩具抱枕塞在里面,路上累了也可以歇歇。”简陌笑眯眯的说,一个大男人和墨语争玩偶,也真有出息,她就是没想到,这个玩偶对于从来没有见过的凤六是有怎样天大的吸引力。

    凤六撇撇嘴,转身就走,既然让他拿几个,多拿和少拿并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那他就顺势拿一个。

    简陌让桂牧原躺在床上,露出双腿,这还是一双匀称结实的双腿,这么些年凤五一直按摩着,倒是没有怎么萎缩,而且经过这么一件日子的拍打按摩,已经健壮了很多。

    桂牧原有些羞赧,身体僵硬的透着不自在。

    简陌似乎没有看见一般也不说话,药箱打开,拿出一包大大小小上百根银针,她先用烈酒擦了桂牧原的双腿,然后就开始扎针,每扎一根就问问桂牧原的感觉。

    有的地方桂牧原没有感激,有的地方桂牧原感觉痒疼,简陌就随时调整,这一扎就是两个时辰。

    简陌推着桂牧原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公子,老祖宗邀请简公子和你一起回府吃饭。她听说了今天的事,说是简公子为风峦的女子谋了福,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一番。”凤五站在门口恭敬的说,看着桂牧原鬓角还有汗水,脸色红晕还没有退下,就知道也许有效果的。公子的腿如果好了,镇远候府上下一定欢喜疯了。

    “凤五,不要喜形于外,不是任何人都高兴本世子的腿好了的。”桂牧原还是比较冷静的,有了上次简陌在府里的提示,有了老祖宗的毒,他就知道韬光养晦的事情要一直坐下去,否则是会有杀身之祸的。

    简陌想着在山上古爷爷说的那些,就知道上次老祖宗那个样子应该是认出了她,或者已经怀疑是她了。于是一行人出了连月阁的后门,上了马车奔着镇远候府而去。

    这边凤六就惨了,一路扛着一个大家伙倒也是累不着他,可是一群一群的人跟在后面看稀奇,尤其是跟着一群孩子,目光无一不垂涎三尺的看着吊椅里的玩具。

    “大哥哥,你那个是什么,要不要卖?”终于有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跟着凤六跑,身后跟着一群侍女小厮。

    “最近店铺会开,小姑娘过两天去店里,什么样的都有,比这个更好看哦!”凤六就知道这个不是好活,一张萌萌哒的脸皱成一团。

    后面叽叽喳喳的问着的多着了,凤六根本就没理,径直扛着进了风云楼,这又引来风云楼里的顾客们一阵惊呼,就连奇具的掌柜也以为凤六是送来卖的,急忙上前。

    “公子自己用的,暂时不卖,估计过几天会卖。”凤六对着跟过来的掌柜说。不意外的,今天的几家店铺又是早早打烊,没办法,货源供给不上,偏偏公子一点都不着急。只有魅食坊还是人满为患,毕竟蛋挞,小蛋糕,面包,炸鸡腿鸡翅等等,都是大家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东西,贵的要命,三两个魅食坊的人也做不出来,可是排队的人还是耐心的等着,有了昨天大皇妃的人被踢出去的例子,今天就都很安分,没有什么人敢随便放肆。

    毕竟大皇妃的人都踢出去了,今天也一样照常营业没有怎么地,那就说这家风云楼还是有个很大的靠山的。

    凤六进了里面放下吊椅,正准备出去蹭些吃的,那些魅食坊的好东西,他早已流口水了好不好,可是好贵,好贵啊,肉疼!

    凤六巴拉自己的袖子,看着自己有多少银子,说什么今天也要吃一点。

    嘶嘶嘶,步子还没有迈开,就听见小白的声音。

    回眸一看,凤六瞬间就笑了:“软脚虾,哈哈……”

    小白不知道怎么就缠上了狐面男,在简陌救那个妇人的时候就醒了,一院子的人,他就站在角落里想了想,感觉此时自由了还是先走为上,可是步子还没有迈开。一条碧绿的小东西蹭的一下就朝着他扑过来,狐面男拔腿就跑。

    可是门口人太多,他只能往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丢东西,但是偏偏就是砸不着,那小白还以为有人和它玩,欢快的很。

    只把狐面男逼到一个墙角,然后哧溜一声就钻进了狐面男的袖子里。

    狐面男就彻底僵硬了,他天不怕地不怕,这天下他就怕软趴趴冰冷的虫子。

    偏偏那小白进了它的袖子就开始入睡,他走也不是甩也不是。一站就是一天。

    就连那个被捆着乱蹦的偷酒贼都进来嘲笑了好几次,还当着他面吃吃喝喝,天知道他早已饥肠辘辘。

    “软脚虾,你这是罚站吗?”还这么哀怨的神情,凤六笑死了。

    狐面男一举衣袖,指了指里面,凤六一看就愣了,他的小白一向和别人没有那么亲近,怎么就黏上狐面男了。

    “你到底是谁?”凤六眉眼一沉,冷声问。

    狐面男还没有说话,就看见小白噌的一声就窜了出来,无比亲热的盘上凤六的手臂。

    “你不是叫我软脚虾?”狐面男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但是他的目光扫过凤六的身后,突然就愣住了,甚至透着一些不可思议。

    凤六也感觉身后有异,猛一回头,只看见他刚刚搬回来的吊椅上正慵懒的坐着一个紫衣潋滟的男子,他青铜面具下的唇角微微勾着,黝黑的眸子盯着手里拎着的一个喜羊羊的玩偶。

    他的人果然是不一般不是吗?

    “你是谁?”凤六冷声问,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人来,看狐面男那个惊诧的样子应该也是没有察觉到,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在他们之上的高手。

    本来对峙的两个人,奇异的开始站在一条战线上一致对外。

    “你是简陌的侍卫?”墨云的眸子冷冷的扫过凤六,桂牧原送来的人,“挺弱的。”

    凤六怒了,纵身直奔墨云而去。

    墨云冷冷一笑,人没动,在吊椅上一晃,凤六就扑了个空。

    狐面男不禁手痒,也飞身而起,能遇到一个对手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屋子里一时昏天暗地,乒乒乓乓。但是墨轩守在门外,眼观鼻鼻观心,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遇到有人来租赁铺子,他就走开一会。两日功夫,铺子已经租出了七七八八,可见人流带了的影响有多大。

    对于简陌,他已经不是佩服了,简直就是神仙完全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节奏。

    简陌进了镇远候府,门口的小厮依旧笑眯眯的开门,礼貌的问候。简陌就想起来上次唯有这个小厮的热情对待,她看了墨语一眼,墨语立刻送上一锭银子:“简公子赏的。”

    那小厮看了桂牧原一眼,笑眯眯的接了,不卑不亢,眼中也没有多少惊喜。

    简陌突然就对这个人非常满意,宠辱不惊,笑脸迎人,不管是谁,一般人做不到这个的,她转头看着桂牧原,“桂世子,这是个好下人,值得重用。”

    桂牧原也微微勾了勾唇角:“倒是我疏忽了。”能入简陌眼睛的人没有几个,这就说明那个小厮真的有可取之处。

    桃染已经候在了门口,看着墨语凤五先下来,她便匆匆向前,一下子挤开了墨语,顺便推了推凤五。

    简陌先出来,一眼就看见桃红衣服的桃染笑意盈盈的看着马车的帘子,可见是简陌,眸子一冷,就移开了视线。

    简陌借着墨语的手下了车,眉眼不动,因为她占据的位置比较靠前,桃染不得不往后让了让,凤五就一步上前把桂牧原抱了下来放在轮椅上,简陌顺手接过来推着往前走。

    等到看到桃染已经黑沉的脸,还有如刀子一般扎在她身上的目光,简陌摸了摸鼻子,微微退后一步松开了轮椅。

    感情是把她当情敌还是怎么的,她现在是男人还是个大夫,至于吗,至于吗,被一个丫鬟嫉恨。

    桃染脸色一喜,就要上前,凤五却身形一闪就接管了推轮椅的工作,完全不给桃染任何机会,明明是皇上赏给侯爷的,侯爷不要她们不走,死活要当老夫人的侍女也就罢了,如今看着留在镇远候府里完全是奔着年轻的世子来的。

    桃染的脸再次黑了,看着凤五高大的身影咬紧了嘴唇,一个腿瘫了的世子有什么能力,不是凤五寸步不离的守着,防着她们,早就不是今天了,镇远候府,早晚都是她们的。

    正房的门帘已经换成了珠帘,远远的就听见老祖宗说:“来了,来了,快点去撩开帘子。”

    碧萝真的过来撩起了帘子,一张妩媚的脸都是盈盈笑意,不过那双含着盈盈情意的眸子却是盯着桂牧原的,看到简陌的时候,嘴一撇一个白眼。

    简陌再次摸摸鼻子,不知道要怎么说,一个两个都是这反应,她没有不良爱好好吗?

    “来来,简大夫,坐到老身身边来,顺便给老身把把脉,有了你们这些年轻人陪着老身吃顿饭,那是一个高兴。”简陌真的坐到老祖宗的身边,手搭在老祖宗的手腕上,然后收了回来。

    “老祖宗已经好多了,按着方子来会越来越好的。”简陌笑着说。

    “好孩子,听说你今天剖腹取子,母子都活了,还要准备开一个女子医院?”老祖宗问,看着简陌点头,笑眯眯的说,“好孩子,你知道吗,这女人看个病就是费劲,动不动就攸关名节,可是多少女子因为耽误就医死了,就是我那可怜的儿媳妇就是因为难产,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孙子。如果那时候有你这手医术……”

    “老祖宗。”简陌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祖宗却拍了拍她的手:“今日夕阳不错,咱们却湖心亭吃饭吧,映着湖水一定好看。”

    简陌顺从的站了起来,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奔着后院花园中的湖心亭而去。简陌这才发现,后院是别有洞天。

    穿梭的仆人来往,不一会就把饭菜上齐了。碧萝和桃染更是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桂牧原的身边,那个样子绝对是要服侍桂牧原吃饭的节奏。

    “都下去吧,今天老身高兴,就自己动手,需要了再换你们,安嬷嬷,带着她们都去吃饭吧。”老祖宗吩咐道。碧萝和桃染不情不愿的下去了,眸子里都是愤恨,那愤恨是针对老祖宗的,也是针对简陌的,凭什么简陌就有那个好运,一个大夫而已。

    “一会不论我说什么,就这么坐着说,表情和动作都别带出来什么。”老祖宗吩咐道,然后一双眸子骤然晶亮的盯着简陌:“颜儿,你当真是不认我这个外祖母了吗?”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