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这个地方,满满一群“高富帅”

2018-06-28   作者:   来源:

原标题:河南这个地方,满满一群高富帅本文共5417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作者/ 王嘉兴编辑/张国高富帅这个称呼刚刚出现

原标题:河南这个地方,满满一群“高富帅” 

河南这个地方,满满一群“高富帅”

有人会吹牛要盖豪宅,要“给长城铺瓷砖”,要“给珠穆朗玛修电梯”。

本文共5417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作者/ 王嘉兴编辑/ 张国

“高富帅”这个称呼刚刚出现在郭庄的时候,这个拥有600多人口的中原村庄极少有人知道它的含义。一些上岁数的村民觉得是年轻人在“瞎混”,甚至有邻村人嘲笑说,“又不是当官的,又不是富二代,名字倒响亮”。

今天,所有的嘲笑者都重新认识了“高富帅”。某种程度上,它改写了村庄的面貌,村里修广场、挖鱼塘、建书屋,都有它不可或缺的作用。连村里的孩童都熟悉“高富帅”,他们宣布自己是“高富帅下一代”,或者表示“长大了要当高富帅”。

而当初,“郭庄高富帅”微信群的发起人郭颖杰之所以取这个群名,一方面是觉得“听起来比较洋气”,另一方面,也带着一点自嘲——这里没有人符合“高富帅”的标准。郭庄村是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吴集行政村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有130多户人家。吴集村曾在2014年被定为贫困村。

最初,郭颖杰建群只是想找人拉拉家常,听听乡音。他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只在春节和村里办红白喜事的日子回家。在整个国家的城市化进程中,像他这类年轻人的路径就是告别农村外出打工。因此,和大多数村庄没有什么不同,郭庄日益安静,日渐老去。

郭颖杰把自己的发小拉到微信群里。他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少年时代在水塘抓鱼或在田里偷瓜的往事。他们分享赚钱的机会,吐槽打工的委屈,提示遇到黑心老板的应对方法。群里也会张贴人们从外地见到的豪宅和豪车的照片,聊天聊到兴起时,有人会吹牛要盖豪宅,要“给长城铺瓷砖”,要“给珠穆朗玛修电梯”。

但话题绕来绕去,总是会落到郭庄的现状。这样的时刻人们总是面上无光。面对村庄坑坑洼洼的道路和遍地的垃圾,人们就不说话了,群里会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年里的多数时候,在郭庄能够见到的青壮年男性不超过5人。年轻人大都在“郭庄高富帅”群里,群成员61人,最小的20岁,最大的40多岁。

群里有两名理发师、3个电工、3个快递员、5个建筑工人,还有保安、医生、教师、销售员……这些人在东北和华南架过桥修过路,在西北开过工厂。国家经济的每一次潮涨潮落,从这些人的履历里都能找到痕迹。

跟他的名字一样,37岁的群主“郭栓柱”是郭庄“拴住”的少数年轻人之一。

因为要照顾家里的老人,他一直没有出去打工,也因此被选为群主。

他怀念小时候村子热闹的样子,家家户户都开着门,今天到这家吃饭,明天到那家打牌。而现在,村里总是静悄悄的,“站在村子这头,一眼就能望到那头,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国家正在经历“扶贫攻坚战”,郭庄的很多公共区域都刷上了扶贫标语。2016年的一天,郭栓柱在群里提议,与其等着“国家”拨款扶贫,不如自己努力脱贫,让村子有点变化。

他的想法跟少数人交流过,觉得可行才在群里提议。但对他的提议,很多人在群里没有表态。有人告诉他,担心万一办不成事情被人笑话。

郭栓柱干脆拟出了一个文字版的细则。比如,他希望大家为老家捐款,细则里就写清楚怎么捐款、怎么记账、怎么使用,还把村里有威望的人拉到群里撑场面。在漯河市开文具店的郭照杰负责记账。

他们定好规矩,每人每天省出5角钱——就是一根烟的钱,为了让人不至于省吃俭用。后来,为了减轻记账的压力,改为按月捐款,每月捐10元。这些捐款的用途是,逢年过节时,买点米面油,送给村里的孤寡老人。

这一年年底,郭栓柱琢磨着“给村子整点儿不一样的”。看着村里人越来越少,很多人过年都不回家,他觉得没有年味儿,村子“光秃秃的”,他在群里提议全村聚餐,大家纷纷响应。他们用大红灯笼和展板把村里布置得喜气洋洋,全村男女老少五代人聚到一起吃饭,拍大合影,每人交费100元,60岁以上老人免费。 外村人到这里走亲戚见到,也纷纷表示羡慕,认为有过年的气氛。

这种聚餐,起初还有人嫌贵,新优平台,但等到下一个春节的聚餐,全村人基本到齐了,甚至有外村人愿意出200元想要参加,但被拒绝了,理由是“姓郭才能参加”。郭栓柱解释:“这件事本身不重要,但要让郭庄村的人有意义感和自豪感。”

第一次聚餐时,郭栓柱和同桌人商量“想整个大的,搞出名堂来,让老少爷们刮目相看”。

他们最后决定给村子修广场、鱼塘和书屋。他记得,一个当了十几年建筑工人的村民当场表示,自己要回来出力。

修书屋是“郭庄高富帅”群里最快通过的方案,因为大家都很关心下一代的教育问题。另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郭阳阳说,工友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有人跟家里打完电话后沉着脸抽闷烟,“不用问都知道,家里孩子又闯祸了。”很多人选择在孩子大了后回家种地,因为不想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哪怕一年要少挣几万元。

这个27岁的年轻人即将成为父亲。以前,他不懂为什么要“好好学习”,如今在他看来,学习是唯一的出路,“没学问,你给我一个公司总裁的位置我也做不了”。他从16岁那年开始四处打工,在不同的工地“爬上爬下”,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也这么危险,这么辛苦。

群里日常的捐款不够,这种时候需要专项捐款。有人一听说新项目,立即提出个人要捐2000元,群主赶紧定下规矩,每人最多捐500元,年轻人量力而行,出100元到300元不等。“避免让收入不高的人没有参与感,伤害了积极性。而且之前说好要立功德碑,不想让孩子们看到了,去比谁的爸爸出钱多。”

消息在群里发布一天时间,就筹集了近两万元。

  •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