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w+催生父母帮子女转发现象:全力以赴 不惜重金

2018-06-10   作者:   来源:

新媒体时代催生阅读量10w+的KPI,也催生出这样一批父母:他们是子女们最热心、忠实的读者,一旦公号更新,立即不知疲倦地将内容推送至亲友群、同事群、户外远足群、甚至保健品忽悠群&mdas

null

新媒体时代催生阅读量10w+的KPI,也催生出这样一批父母:他们是子女们最热心、忠实的读者,一旦公号更新,立即不知疲倦地将内容推送至亲友群、同事群、户外远足群、甚至保健品忽悠群——传播方式的改变让父母们表达爱的方式变得越来越多元。

尽管对阅读量至上的我们来说,最珍贵的情谊就是转发,但面对父母的助力,子女们通常各怀心事。我们找了5位新媒体从业者聊了聊,听听他们怎么看待这一切。

文| 韩逸

编辑| 金匝

临安:31岁,媒体人

“KPI要完成不了,爸帮你找份工作”

我在公司的第一篇10w+,得到了一万元的奖励。

但其实,仅仅发红包“求帮转”,我们一家三口就花掉了近1000元。

我爸始终相信,我是有表达天赋的。有件小事可以佐证。刚学会说话时,看到榕树的根一条条垂到地面,我就问我爸:“为什么大树会长胡子呀?”我爸觉得这个无师自通的拟人妙透了。

这事儿我早就不记得了,但一个孩子贴切的形容几乎成了老爸的社交名片,以至于他现在每认识一个新球友,就会把这个小故事从头讲来,随后不动声色地引出下文:“所以,我儿子现在做记者,来,加个好友,以后他写了文章,也请你们帮忙转发啊。”

我爸的转发社交如此自然,我的稿子能被全国各地的陌生人看到,说来有一半是他的功劳。后来,我爸发现,不是每篇稿件都能在强力转发下达到10w+的。渐渐地,他跟我妈也总结出一些规律,成了看稿的行家。比如这篇标题不行,那篇内容不好,还有的选题“太消极”。

而且我爸看了稿子还会提意见,高兴时,会给文章配上一首打油诗。比如我写米脂杀人案,我爸也写了一首诗:“鲜花凋谢皆叹息,恶魔肆虐,神无力。流言蜚语盖天地,枉诛良心曷有益。每日清风化浊泥,致力弘扬真善美。现实再现我和你,历史画卷镌痕迹。”

null

只要哪篇稿子发布24小时之内阅读量够了6万,就会被我爸认定为“有希望”冲击10w+。他会再次成为各种群内的散财童子,不惜重金地搞上一次转发运动。我爸会实时给我打电话告知:“儿子,又涨了1000!我又找了谁谁谁!”连村里40多年没见的小学同学,他都恢复了联系,当作是以后可以帮忙转发的重要关系。

事实上,我老爸对我的KPI并不敏感,转发完全是出于对我的支持。他总说,儿子,哪天你的KPI完成不了,就回来,老爸给你找一份工作。

后来,那次10w+的奖金,被我拿出来一部分给老爸买了一个崭新的网球拍,价值1500元,不知道对他结识新球友有没有帮助。

我平时不怎么看我爸的朋友圈,父子隔几天打一个电话,说的也都是工作生活上的琐事。今天,为了接受你这个采访,我特地打开我爸的朋友圈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全都是我的文章,每一篇都精心写了评论。说实话,我没有什么可尴尬的,反而有点感动。

前天,我跟我爸打电话的时候,他忽然感慨。“儿子,你写了这么多稿子,是不是都够出本书了呀?”我没想过出书的事,但是他接下来的愿望还是叫我一下子有点感动:“那我要努力赚钱,帮你出一本书。”

如如:25岁,自由撰稿人

“他们渴望通过转发看到我的一切”

如果哪天早晨醒来,发现我的文章在朋友圈里刷了屏,我就一定知道,又是我妈转发了。

我妈是非常有原则的,不是每篇都转,她只转她认同的东西,会仔细阅读,认真留言,每篇必评。虽然有时候评论并不切题,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如果哪篇评论没有选上,她就会为手写输入的那小100字的留言心疼——噢哟,我打了半天的!她还会跟我告状,说你爸虽然转了这篇,但是没有看。

我妈也会不认同我写的东西。有时候题目很新潮,即便全文读完,她也不能完全理解,就跑来问我,为什么你会写这些?《银魂》她觉得不是正能量,《流星花园》在她看来也只是小时候不允许我看的一部电视剧,背后我想表达的深刻意思,她其实也理解不了。

但是她会转发说:“女儿写得真逗。”也会装作无意地问我,上初中的时候总是不回家,是不是就是受了这部电视剧的教唆?但我其实蛮排斥跟她聊这些的,当着她的面去回忆青春,让我觉得尴尬。

null

父母早就不能真正理解我们了。我从大学时代就有了文身,但从来没告诉他们。今年我姐结婚,我回家做伴娘,文身不可避免地透过露背的裙子露了出来。整个婚礼,我爸的眼睛就没法从我背上挪开,他也只能说了一句:“这个背还蛮漂亮的。”

我其实不想去解释,尽量避免可能会因为价值观不同而引起的冲突,所以不会主动去交流这些事。我每天都会遇到新的东西和新的刺激,但是父母永远在原地,不是那么容易跟上来。当我在公众号里写到性,写到吸毒,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担心,害怕他们的女儿在外面学坏。

可是他们非常渴望知道我的一切,就像看我的朋友圈,看我写过的每一篇文章一样。那感觉并不多美妙,好像明星拍床戏被自己的孩子看到了。我不想让他们了解,其实是怕他们担心,为他们着想。他们试图从我的文章里找共同语言,只会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我。而且在他们的注视下,我没办法做自己。

虽然父母没有任何拉票的天赋,但是亲戚们总是特别自觉地转发我的文章,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也是不看的。于是就会出现开头那一幕。我的文章晚上发出来,什么都没做,然而第二天中午醒来,姑姑、叔叔、伯伯已经转了满屏,也没有分享语,通常附上一朵到三朵玫瑰花。那我就只能尴尬地排队点赞,生怕漏过了谁。

阿良:29岁,公号写手

“你的朋友为什么不帮你转发?”

我妈帮我转发文章,用的是洪荒之力。首先遭受“荼毒”的肯定是亲戚。在我成为公号写手之前,我都不知道家里有那么多亲戚。大姨、二姨、舅舅、舅妈就不用说了,连我喊不上来的表姨、表舅,也都每天遭受着我妈的轰炸。

她不以为耻。“我可没强迫人家,这是有策略的!”嗯,策略。她所谓的策略就是不直说,拐弯抹角问候人家。比如大姨最近感冒了,发了条朋友圈,我妈就立刻冲上去,“大姐要注意身体啊!多喝热水!好好休息!看一眼阿良的文章放松一下吧!看完了记得点赞转发!”

连环击。

null

  • 责编: